<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

        女友、學妹和學姐全肏翻啦 !

        首頁  »  女友、學妹和學姐全肏翻啦 !
        上一篇:銷魂初夜 下一篇:逃學威龍

             阿楷送韻華學妹回到公寓大門口,原本轉身就要騎走,想試探一下韻華。果然這一招奏效,韻華先開口說:「阿楷,這幺晚了,你身上的衣服又還沒乾,回去吹風的話可是要著涼的哦!」

          阿楷:「那,依你之見,該當如何?」這個時候,他還不忘記咬文嚼字。阿楷心想,書生氣息有時候拿來哄女生是很有效的。
          韻華笑著:「不如先上來我這里,把衣服烘乾了再說,順便喝杯咖啡!」說完低下頭,手里揉著衣角。
          「好吧,那就帶路羅!」說完,阿楷把車停好,跟著韻華的腳步走上三樓。
          這是間三十坪大小的公寓,韻華家以前在臺北置産時買的。放著放著,沒想到竟然機緣巧合讓她考上了附近的大學,于是順理成章搬了進來,家具都是阿楷暑假里陪韻華去買的。雖然如此,但阿楷也只在送來的時候,來過學妹家一次。這次再來,暖黃色的燈光,把屋子烘托得更顯溫馨。
          「好個溫柔女孩!這幺夢幻!」阿楷心想。
          「阿楷,來換個衣服吧!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穿就是了……」韻華笑著說,手里拿著一件印有Kitty貓的T-shirt。
          「嗄!這一件嗎?」阿楷的臉變得有點奇怪,像是覺得好笑。
          「大男生穿Kitty哦?被人家知道的話,我就不要做人了!顾悬c抱怨。
          「怕什幺!現在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你知、我知。況且人家又不是大嘴巴……那不然……」話講到一半,韻華突然臉飛紅了起來,心想自己從沒有和男生這樣獨處過,而且還是和這樣英挺的好學長。
          「不然呢?」阿楷問。臉上滿是大男生溫柔爽朗的笑容。
          「啊……沒有啊,那不然就找別件嘛……」韻華突然醒了過來似的。
          「你這小ㄚ頭怎幺啦?臉這樣紅!拱⒖粲兴貑。
          「不知道!沒有!」韻華賴皮地轉過身去,埋在衣柜中找衣服。
          阿楷這時候才仔細端詳韻華的背影,細細的腰,加上牛仔褲緊裹著的臀部,修長的雙腿。肩下一個手掌寬的秀發,由于找衣服的時候披落下來,她于是用手將右邊的頭發撥到耳朵后,露出白凈的耳根,直連到粉頸。在暈黃的燈光下,更是白里透紅!柑炷!美死了!」阿楷心想,雖然自己的女朋友也不錯,但是比起眼前這位溫柔動人的學妹還是有點差距?粗粗,心中難免怦然動情。
          「學長,你先到前面去看電視,這條毛巾先拿去用,濕衣服都脫下來吧!」韻華說著,丟了一條深藍色的大浴巾出來,隨著浴巾還飄著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味。
          「嗯……全部的濕衣服嗎?」
          「對啊,連褲子也脫下來,我等會兒幫你脫水!鬼嵢A很自然地說著,好像一點也沒想到會有什幺「后果」。
          「這……好嗎?」阿楷問。
          「哎喲,我都不怕了,你還怕什幺咧?大男生!」韻華似乎壯著膽,想測試一下學長。
          阿楷想想也是,誰怕誰,于是就到浴室里脫下濕衣服,順便沖了個熱水澡,下身圍了那條浴巾就到前面看電視去了。轉臺之中,后面洗衣機開始運作。杯碟聲響,韻華開始泡咖啡了。轉著轉著,沒想到這里的第四臺晚上竟然不鎖碼,再仔細檢查,才發現竟然電視機后面連著解碼器。
          「哦!這小女生,真看不出來。待會兒看她怎幺回答!拱⒖睦镎靡,想著戲弄學妹的點子。
          正入神處,一股咖啡濃香飄來,和平常在咖啡店里聞到的都不一樣。再轉眼韻華已經坐在身邊,問:「你要加奶精嗎?」
          「奶……精……?」阿楷被韻華身上的棉質小背心吸引住視線,連說話都遲疑了些。
          「討厭啦!你在說什幺呀?」韻華紅著臉頰,害羞地笑,還伸出右手習慣性地往阿楷身上輕捶了一下。捶在左腿上,著眼處才發現阿楷下半身有異狀?蓱z的阿楷還沒算計到學妹,就先被抓包。
          「阿楷學長,你剛剛偷看鎖碼臺哦?」韻華故意想要糗他。
          「哪有!哪有鎖碼!我可是正正當當地在看電視、當個好觀眾,在轉臺而已啊……」阿楷一臉無辜的樣子。
          「還說沒有,你那里都……」韻華這時才發覺說溜了嘴,心想:「慘了,淑女形象毀于一旦!」
          「呃……這個,正常反應,請勿大驚小怪!拱⒖首麈偠。然而浴巾下的事實卻騙不了人。
          男生剛洗完澡,往后撥的半乾的頭發特別性感。阿楷的嘴唇是那種有「堅毅的嘴角」的嘴唇,看在韻華眼里也不免開始意亂情迷,腦中想著盡是高中時候看的那些愛情小說。其實愛情小說是美其名而言的,說穿了,就是在愛情有十分之三,剩下的都是男歡女愛的那種言情小說。
          短短幾秒之內,飛快轉念之后,臉更紅了。說也奇怪,臉一紅透了,膽子竟然也大了起來。便勾著阿楷結實的左手臂說:「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見怪不怪羅!」說完,竟然伸出左手在浴巾做成的帳棚上輕輕拍了拍,接著說:「要乖乖哦……」
          這下非同小可,燈光美、氣氛佳大概就是指這個吧!阿楷那兒不自覺地跳動了兩下,竟惹得韻華噗哧一生笑了出來:「哈哈……好可愛喔!它會動耶!」
          「有什幺好笑的?」阿楷認為男人的尊嚴應該要適時地維護一下。
          「就是很可愛嘛!你看,小楷楷似乎精神抖擻的樣子呢!」韻華說。
          「亂講!什幺小楷,這可是大楷哦!」他故意說。
          「啊……?你說什幺呀,我怎幺都聽不懂?請翻譯成白話文……」韻華嘻皮笑臉地。說完放開阿楷的手臂,逕自往沙發后背靠去。變成了斜臥在沙發上的小可人兒,明亮的大眼珠溜呀溜地轉,像是在等待答案。
          「Well,請自行證明,謝謝!拱⒖首鞲甙恋卣f。拿起咖啡啜了一小口,贊一聲「好!」
          「怎幺個好法呀?看你像個老饕……」韻華響故意刁難他一下。
          「嗯……就是很好喝!很香,很濃,很醇的感覺。更何況,配上這樣的燈光和布置,相得益彰呢!顯得你很有品味,很有氣質,很懂得生活……」阿楷想用奉承的方式蒙混過關。
          「是啊,是啊,你也很有氣息呀!隨身攜帶毛筆,還大楷小楷呢!」韻華馬上想要戳破他的牛皮。
          阿楷放下杯子,便伏向韻華身邊,本來想要把咖啡味道都哈過去,沒想到這一下竟然靠得太近,變成上半身對上半身地伏在韻華身上。一時間,空氣似乎凝結,兩個人四目相接。韻華閉上了眼睛,櫻唇微啟,阿楷也不是木頭人,如果還要教的話,也太不像話。于是便吻了上去。
          輕輕淺吻了幾次,阿楷便將舌頭伸進學妹的嘴里,那種濕潤的、溫溫軟軟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Х鹊拇枷,在兩人舌尖漫開。韻華以前雖然教過男朋友,但也只是牽牽手而已,哪里有過這幺銷魂的吻?
          「嗯……」韻華鼻尖傳出第一聲輕哼。
          這時阿楷伸出右手掌來,輕輕從她額頭向后掠過去,大手掌像個大梳子般地將韻華栗子色的秀發向后梳去。指丘撫過頭皮時,韻華哼了出來,手臂上起了淺淺的鷄皮疙瘩。根據阿楷平常對待女友的經驗來看,這是極舒服的象徵。
          吻了一陣,兩人好不容易分開唇來。
          阿楷問:「咖啡香不香哪?」
          「咦?這咖啡好像是誰泡的呀?」韻華說。
          「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嘛!一個人喝太可惜了不是嗎?」阿楷狡辯。
          「沒想到學長你這幺貧嘴!」韻華說著,粉拳半握地捶在阿楷胸膛上。
          對阿楷來說,這可是她自己投懷送抱的。于是便順勢將她抱個滿懷,左右開弓往她腰眼上搔去,弄得韻華狂笑:「!救命!啊……哈哈哈……啊……哈哈……」
          「這幺大聲,等會兒隔壁還以為發生什幺事情了!」阿楷說。
          「就是發生事情了嘛……你……你欺負人家!」韻華撒嬌地說。盡管嘴上這幺說,兩只手原本乖乖地蜷在胸前,現在卻繞過阿楷的腰摟著,韻華自己的腰還左右地輕擺著,十足討人疼愛的樣子。
          這下阿楷可不客氣了,知道如果不好好疼愛學妹一下是不行的了。于是環抱著她,吻上她雪白的、透著淡淡香味的細致肩膀。韻華陶醉地閉上雙眼,鼻子里嗅到的是阿楷耳根的男性氣味,不由得心中一蕩,感覺到下腹部熱烘烘地,小褲褲那兒竟然覺得濕熱一片。察覺到這,耳根子也羞紅了。然而粉嫩的大腿卻耐不住騷熱的感覺,輕輕地夾挪著。
          這時阿楷品上美人香肩,順著圓滑的曲線,將棉質小背心的肩帶往手臂上褪去,露出完整的肩膀、到趐胸微露的程度。
          「嗯……好癢……輕一點……啊……」韻華輕輕地喊著,卻不知道愈輕可是愈癢。
          阿楷調皮地想:是你說要輕的,可別怪我。于是舌轉輕靈,點水似地在她鎖骨尖竄動。
          「!怎幺……嗯……好像愈輕愈癢啦……啊……學長你好壞哦!」沒一會兒竟然給她發現。
          阿楷這時漸漸把兩邊的肩帶都褪到韻華上臂,領口邊緣正好在兩個乳暈弧線上緣,心想:「這就是所謂的「切線」吧!」才頓時醒了似地領悟到:「這小妮子竟然什幺都沒穿!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存心的。真是誘惑死人了!」
          兩個乳頭挺起,在棉質白色背心包裹的果嶺上豎起了引路標記。一時興起,便將雙掌從乳房下緣旯起,揉握住整個乳球,忙中的粗略估計,大概有個C以上吧?兩個大拇指隔著白棉布逗弄著乳尖,舌頭在整個胸部上恣意滑行?吹酵昝离p曲線夾成的乳溝,男人的鼻尖便成了自動導航,向內駛去,從乳溝兩側吸吮著乳房。
          「學……長……啊……嗯……哦……你……好……」韻華全身發顫,接不下話。
          阿楷沒想到這美麗的學妹敏感度竟然一點不輸給自己那個平常只要稍微挑逗一下,馬上就泛濫成災的女友。想到這里,突然心里有點內疚。原本還說到家要打個電話給她的,沒想到現在竟然演變成這種人在江湖的情況。
          「哼……嗯……嗯……楷……你都弄人家最……的地方……」學妹的呻吟聲很快地把阿楷拉回眼前的現實。
          「先不管那幺多了,把學妹照顧好了再說!拱⒖研囊粰M。
          「哪里呀?」阿楷報以一笑,調皮中帶著溫柔疼惜的眼神。
          韻華正值思春年華,怎幺受得住這樣的學長魅力。心神一蕩,頓時拋開了一切,只想要好好把握眼前這個疼愛自己的男人。便說:「最敏感的地方啦……哪有叫女生自己說的嘛……說你壞你還不……!」
          一句話還沒說完,阿楷把整個背心往下再褪一節,露出韻華整個胸部和上半腹部。同時背心還捆住了韻華的手臂,讓她一時間只能乖乖地接受「懲罰」。
          「哦……」一聲之后,韻華整個人像是僵住了般。阿楷張口含住了她左乳上最敏感的那個小櫻桃。上下排牙齒輕輕嚙著乳暈的范圍,舌頭同時順時針方向打轉,配合著嘴唇一吸一放,讓韻華爽得快要暈了過去,畢竟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她從一片空白中,頓然想到平常晚上「偷」看的A片中的畫面,這才是剛開始而已呢!等會兒還不知道會發生什幺更絕妙的呢!于是期待心一起,身體的亢奮指數又漲了一個停板。
          「好……好……那個哦……」韻華小聲地說,還不時挺動著胸部,想要更多那種感覺。
          「好哪個呀?你不告訴我,我怎幺知道咧?」阿楷停了下來問。
          「啊……別停……」那個「!棺终f得特別小聲,到后來像是蚊子叫一樣。韻華話一出口便覺得羞極了。心想:「學長一定以為我是那種女生了啦……」其實她又怎幺知道,不少女生在情慾大動的時候,多半會被激發出主動追求滿足的慾望。
          「嗯?別怎樣?」阿楷裝作沒聽見。
          「楷,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糟糕?」韻華問。
          「你是說……很騷嗎?」阿楷把她的意思翻譯成白話文。
          「討厭啦!你怎幺說那個字嘛……人家會害羞……」韻華的「ㄋㄞ」功真不是蓋的,阿楷心想:「真是有天份!」
          「我就是喜歡看你這個樣子!真是可愛極了!讓人真想把你給吃下去!拱⒖f的是真心話。
          「那……那……你就要……你要繼續吃啊……」韻華這不知道是明示還是暗示。
          不過阿楷卻像是得到懿旨一樣,奉旨行事。不過這一回可不一樣了,他開始開拓新的戰場,除了換吸舔她右邊的小蓓蕾之外,更伸出那具有魔力的手掌(簡稱魔掌)順著韻華腰部的曲線向下愛撫,并向后滑到了臀部上,渾圓的小屁股上只有一條小棉褲。
          這下阿楷才一驚覺,說道「好!小騷貨,原來你是故意誘惑我呀!穿得那幺少!」
          「哪有!」韻華喊冤,「人家在家本來就是這樣穿的嘛!」
          「哎喲!那平常要是有別的同學來怎幺辦?」阿楷有點緊張地問。
          「那當然是會換衣服羅。只不過今天換成了是你,我想你不會欺負我啊,所以就沒太注意嘛。哪知道你真的欺負人家,還讓人家這幺……難過……啦……」韻華說著,邊扭著小蠻腰。
          阿楷看了于心不忍,又想打鐵趁熱,于是便吻上她的額頭說:「好好好,好華妹,千錯萬錯都是我錯,我一定彌補你!」
          韻華這才滿意,環抱阿楷腰部的手向上滑到他的背部,寬大的括背肌讓她再次感受到男性的魅力,有一個想法從腦中閃出:「我要定這個好學長了!」于是伸上雙唇索吻。
          兩個人吻得如火如荼的時候,阿楷的魔力手掌伸向她華妹的私處去,緊夾著的雙腿似乎知道不該阻撓在這兒,松懈了下來。阿楷這時候再韻華鼓起的小肉丘上用四個指頭?弄著,從洞口向上,經過敏感的陰蒂時特意地施力收尾,然后停留在那小豆子上揉弄。這一個動作呵成一氣,讓韻華根本沒有心理準備的空隙。她不知道阿楷會這樣挑動到女孩最敏感的部位,弄得韻華開始真正地喘息起來。
          「哼……嗯嗯……哦……楷……我快要受不了了……好奇怪的感覺哦……」韻華喘著說。
          「舒不舒服?好妹妹?」阿楷說著便向她耳邊吹氣,這一下讓韻華全身神經更緊繃了起來,腰也拱了起來,甚至還主動地和那四根指頭夾摩揉擦。淫水不停地涌出,一件小褲褲濕了一半去。
          「你那里好會出汗哦……」阿楷故意逗她。
          「啊……哼……學長哥哥……你好……壞……哦……哦……可是……好舒服哦……可不可以……再那個一點……」韻華說。
          「像這樣嗎?」阿楷豈有不知之理。手到之處,加快震動,特別借用食指的靈活來控制力道,別讓初嘗滋味的學妹太過刺激了。
          「對……啊……哦哦……哦……嗯……好……舒……舒服哦……」她本來還要講另一個更直接的字,但卻害羞了起來。
          「好妹妹,我這樣補償你夠不夠?」阿楷問。
          「嗯……不夠不夠,還要還要……」韻華騷了起來,就往阿楷腰部伸去,說著就扯開他的浴巾,讓小楷,不,現在是大楷了,彈了上來,貼住韻華的右邊大腿上。龜頭方向直指韻華私處,熱燙的感覺立即傳送到韻華的神經系統,不假思索地伸手向那兒摸去。
          握到的時候,「哇哦!好大哦……真的是大楷耶!」同時,阿楷的肉棒被韻華溫柔纖細的小手一握,更是熱力倍增。韻華的小手握著它向根部推去,這幺一個動作,讓阿楷的陰莖更是完全舒展開來,龜頭更是精神一振!他更沒想到,韻華竟然無師自通地開始套弄起來,只是輕重緩急一時之間還沒能「拿捏」得好。
          「喔……華妹……你從電視上學來的,對不對?嘶……」阿楷吸了口氣。
          「嗯……人家……也只是偶爾「觀摩」一下嘛……哦……你在報復人家嗎?一直弄人家……那里……嗯哼……哦嗯……」
          現在的阿楷真的是忍不住了,說什幺也要做了。于是便把身上的浴巾拋開,挺起身來,跨跪在學妹身上。雙手伸進韻華背心里,一個動作便把她身上的小背心向上拉褪。韻華也配合著舉起雙手,好讓這煩人的束縛趕快走開。當完全脫去時,韻華的手趁機圈住阿楷的頸子,立時來個火辣辣的熱吻。
          「別急,好妹妹,來……」阿楷雙手向下一順,勾住她小褲褲,韻華也在同時配合地抬起臀部,于是阿楷順著臀部的曲線就將她的小三角褲褪去,F在,兩個人是赤裸相見的了。
          今天白天玩了一整天,氣氛和默契也培養足夠了。這時候,韻華用雙腿環住阿楷的腰,讓阿楷又驚又喜。
          「阿楷哥哥……人家想抱你……」單純地想要抱抱,韻華采取了無尾熊式的抱姿。這單純又可愛的女孩,讓阿楷心動不已。竟然沒多作他想,就讓她這樣抱著、吻著。兩個人的手掌、手臂不斷摩娑對方的肌膚,滾燙發熱的表面下,奔騰的血液承載著兩個青春年華的情慾。
          一會兒,在兩個人的動作中,不知不覺地,阿楷的龜頭竟然窩藏在韻華溢滿著液體的洞口,兩片唇微微輕啟,柔柔地包裹著龜頭的前緣。阿楷輕輕地挪動腰部,輕輕地前后動作。又在不知不覺中,整個龜頭竟然塞進了韻華的小嫩穴中。
          也許是滋潤相當足夠,韻華也不覺得疼痛,反而敏感的陰唇和龜頭這樣地摩擦,讓她不停地在累積著某種奇妙的感覺。像是想要在堆到不能再堆的時候,再一起把她給吞咽進自己身體。
          「哥哥……人家那里……好像很滿的感覺耶……」韻華首先打破沈默。
          「會不會痛?」阿楷輕柔地在她耳邊問。
          「現在不會……」韻華小聲地說。
          「那這樣呢?」阿楷向前推進三分之一。
          「嗯……有一點點……好像要被撐開的感覺……有點痛……輕……可是……好……好爽哦……」韻華終于說出了那個字。
          「真的?」阿楷聽了精神大振,于是就針對這三分之一的活動,開始緩進緩出。幾分鐘后,發現竟然進去的部分已經快要到三分之二了,而韻華只是偶爾說有點痛,清秀的眉毛微微皺起,像是在忍耐。
          「還好嗎?」阿楷問。
          「嗯……剛剛比較不舒服,現在都好多了……雖然有點痛,但是更多的是舒服……所以你可以開始羅……」講這種話,把所有主控權丟還給阿楷。
          阿楷于是說:「那就……開始羅……」說著,便將硬挺多時的肉棒深深直推到底。
          「啊……嗯……」韻華道吸了一口氣之后,便雙手環抱住阿楷的背,雙腳繞著他的腰,閉上眼等待。
          阿楷見狀便開始將肉棒退出,再緩緩送入。然而那小穴卻開始夾緊,縮著肉壁,讓阿楷的陰莖受到莫大的刺激。畢竟第一次的女生,小穴兒的緊致讓阿楷再也忍不住了,而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
          「啊……啊……你……這就是……做愛嗎……哼……很舒服……可是……好奇怪的感覺哦……為什幺這幺撐的感覺……會這幺舒服……」韻華一面爽著,一面喃喃自語著。
          這樣的呻吟在阿楷聽來相當受用,從沒聽過哪個女生這樣又要爽又愛問的。阿楷于是將她的雙腿抬起來,架在肩膀上。他突然想到九淺一深的方法,于是立刻實行起來。讓龜頭在穴兒口輕快地掄過九次之后,再深深地送入她穴中一次,這樣一來有個好處是讓剛開封的小穴不要被抽送得太過,二來也可以加速累積她的情慾需索。
          果然,二十馀回之后,韻華全身緊繃了起來,頭開始向后仰,喘息淩亂。小小蠻腰配合著阿楷的抽送上上下下,似乎是想要獲得更多的疼愛。
          「嗯……楷哥哥,你都不給人家多的那種……人家要……要深的那種……」說著還把小穴里的肌肉夾了一下。
          「天哪!看來今天不全部給你,是不行的了!真的那幺想要深的嗎?」阿楷說。
          「要……要……要、要、要嘛……你說要疼人……哦……哦……哦哼……哦哼……嗯哼……」
          阿楷沒等她騷完,就立刻送上熱騰騰的肉棒。每一次插入,都深深地抵住里面,頂住時還感覺到最深處的肌肉夾著、包圍著的肉緊感覺。抽出時,豐沛的愛液順著陰莖流出,甚至流到陰囊上,讓阿楷感覺到那股液體。
          兩個人緊緊相擁著,撞擊的力量讓整個沙發都移了位。韻華的乳房正好在阿楷的兩只手臂圍成的圍墻中晃蕩不已,同時間阿楷還低頭伸出舌頭再晃動的乳頭上,點水似地舔著。
          「哦……喔……喔……啊啊……你還一直舔人家……真的是……好壞……又好好哦……哦……」
          「學長哥哥……楷哥哥……你都不會……累嗎……嗯……我……好像……想要……好奇怪的感覺……該不會……」
          「我有點想要尿……的感覺……可不可以……你要不要……停……一下……停……哦……啊……啊啊……哥哥……」
          阿楷知道在這關卡之上焉有自毀長城之理?于是更加猛力抽插,但是更用心思在和陰部撞擊的那個當兒,刻意在碰到之后再往上提一點,好讓那小豆豆能夠得到充分的摩擦。
          不一會兒,韻華受不了了:「哎……哎喲……哥哥我要……我好像快要……這是那個嗎……好舒服……好……爽哦……我知道了……哥哥你用力……快……沒關系……我可以……嗯……哦……」
          「好妹妹……華妹……你好好享受就可以了……啊……你那里面好緊……好熱……」阿楷在她耳邊說著。
          「嗯……哥哥喜歡嗎?哦哦……喔……那我再……夾一下看看……」韻華調皮起來。
          「哦……啊……天哪……你……你想要吃掉……我啊……這可愛的……小騷貨……」阿楷說完猛力抽送。
          「對……對……你是我的……我就是……想要把你……吃掉……誰叫你……誰叫你要對我那幺好……讓我……那……幺爽……哦哦哦……」說完,環繞再阿楷腰上的雙腿緊緊一纏,下半身不停地抽,蜜汁一出,溫熱兩個人結合之處。
          「啊……啊……啊……」韻華喊叫之后便緊擁著阿楷,已經高潮了?墒悄茄▋葏s仍在激動不已,一陣陣地顫動,像是在吸著他。終于忍受不住,把力量灌注在肉棒上,向溫暖的嫩穴中奮力一挺,「哦……哦……」一整股濃濃的精液射向韻華深處。
          「嗯哼……好燙哦……那是你的那個嗎?好舒服,好溫暖哦……哥哥……好哥哥……」韻華叫著馀春,緊抱著阿楷,露出滿足的笑容,靈動的眼神訴說著一晚上纏綿的歡樂。
          阿楷抱著韻華,走向小小的單人床,拉起棉被,擁眠入夢。只剩下客廳中還沒飄散的咖啡香醇……
         。ǘ┰绮
          阿楷先起床了。早晨的陽光從床邊的窗戶灑進來,剛好照在睡在外面的阿楷眼皮上,不醒也不行。
          「真是幸福的女生!太陽竟然就只照到我而已,真開玩笑,我比較累耶!算了,男人真命苦也許就是這個道理。日也操、瞑也操。說不定是什幺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心里雖然犯著嘀咕,眼里卻看著美女,其實上天倒是挺公平的。更何況美女酣眠可不是誰都有福氣看到的呢!想到這層,頓時寬慰了許多。
          「韻華學妹實在是夠美的!暑假換了戴隱形眼鏡之后,把大眼睛都展現出來了……要是我的女朋友也……算了。其實……說真的,她也不輸給華妹……」男人最被女人詬病的,應該就是「嘴里吃著、手里拿了、眼睛還要往外看」這一點吧?
          想著想著,突然想到:「!約好早上第一節要陪她去聽課的說!唉,我這不知道算不算半個妻管嚴?」于是只好舍下眼前的美景,輕輕起身。依依不舍,還回身彎下腰來,看著她些許淩亂的發絲,便伸手將它們輕輕掠起,用手指勾到耳后,露出櫻花瓣顏色的耳朵。剎那間,阿楷看得癡了。低下頭來,輕淺地吻在韻華額角。
          本來想衣服一穿就趕回住處換衣服上課的,但阿楷想,這樣和通俗色情片中男主角抽事后煙的感覺有什幺兩樣?于是繞到廚房去,開了冰箱,弄好早餐的材料,放在微波爐中,設定好時間,只要一按開始就可以了。然后留了張字條在浴室的鏡子上,心想:「這種大美人,早上起來,照鏡子比穿衣服還重要!谷缓缶统鲩T去了。
          回到租屋處換好衣服,準備妥當便往教室去了。
          「頹廢的大學生就是這樣,都快要上課了還沒半個人來!」正打著半個哈欠的阿楷心里想著:「早知道我也……」
          人性的弱點正要顯露的時候,右后門有一聲:「同學,你走錯教室羅~~」
          阿楷嚇了一下,覺得這聲音真熟,正轉頭看時,突然一個擁抱從左邊抱來:「Honey!早哇!」說完便往阿楷左頰親了一下。
          女孩左手隨即提起一個小塑膠袋:「喏!火腿夾蛋、中冰奶,你的最愛!」阿楷反應過來,原來是小晴來了。
          「好老婆,這幺辛苦,真是讓我太太太感動了!來,親一個……」兩人說著就吻了起來,一時興起竟把對方的舌頭當成了早餐,吸吮得滋滋有聲,忘記說待會兒就要打鐘。
          「嗯……這是我的「法式」早餐嗎?」小晴笑著,眼角滿是愛意。
          「那……我的「火腿」夾「蛋」中冰「奶」呢?什幺時候可以吃?」阿楷在關鍵字上故意加重語氣。
          「色狼……一大早的就想那種事,人家是早晨清新可愛的小姑娘,我什幺都聽不懂哦~~」小晴用稚嫩的語氣說。
          阿楷拉了她坐在大腿上,左手摟著小晴的腰,然后在她耳畔悄悄地說:「通常這時候說不懂,其實代表你都已經全懂了!拐f完,還等不及她答辯就往她耳垂上咬去,輕輕地啜著。
          「喔!……」小晴像是觸電一樣地往回縮,可是卻逃不脫阿楷的熱唇,更何況她也根本沒有逃脫的意思,因為隨即又把頭往后仰,兩秒內陷入陶醉狀態。對于晴的身體,阿楷了若指掌。
          「嗯……哼……」小晴聲音是從鼻子呼出的,那聲音更顯得誘惑人。
          「你每次都……」她甜蜜地抱怨著。
          「抓到重點,對不對?」阿楷接了下去,語氣中滿是自信和得意。
          「不知道……我什幺都……呼……都聽不懂……」講是這樣講,牙齒卻咬住下嘴唇,嘴角露出了笑渦。
          「嗯~~好香的耳朵哦!」阿楷含弄著她的耳垂,還不時地把舌尖伸入小晴的耳孔內攪拌,舔吮起來滋喳有聲。除了溫熱的逗弄之外,還有從阿楷的氣息直接吹撲,弄得小晴全身癱軟在阿楷懷中;右臂半蜷著,左臂則有氣無力地繞在阿楷腰上。
          「你……你……你調戲良家婦女……」小晴輕嗔薄怒的語氣,半閉半開的眼神展現嫵媚,「哦……快上課了……」小晴想掙脫他的攻勢。
          「沒關系……反正又沒人來……別想溜掉!」阿楷笑著伸手抓住小晴左半球乳房,虎口咬合處正落在小晴最敏感的乳尖上。
          「哦……天哪……嗯……嗯……」小晴極力忍耐著別發出太大的聲音,然而有時候從鼻間吐出的嬌嫩聲音,卻比從口中直接喊出顯得銷魂。
          阿楷轉移陣地,換另外一邊的耳朵,小晴主動地配合調整角度,乖乖地,下巴伏在阿楷左肩上。但她左手卻也不安分起來,竟然主動地從他腰間索到褲襠,小手握處正是一根鐵條,她毫不思索地上下挲模著阿楷,隱隱約約摸到龜頭附近時便改用食指尖輕輕繚繞。
          突然間,上課鐘響,兩個人才回到現實,只好不舍的分開。
          「老公……今天……你要負責哦……」小晴用有點奸詐的笑容說。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不是我色!顾难凵裼悬c驕傲。
          「不管不管啦……反正人家今天要就對了!」
          晨曦透過窗子來到教室里,映得課桌面上金光爍然。兩個人并排坐著等待上課。不一會兒,老師和其他同學才進來。黑板上一個個白色的字依序出現,課堂上只剩下學生們舉頭、落下、動筆。
          小晴坐在阿楷的左邊,阿楷趁機會偷瞄她,半逆光的角度,她臉部的輪廓都似會發光,就連鼻尖上的寒毛都顯得可愛極了。低頭振筆的她,左額幾許發絲懸落著,透著金光,增添了嫵媚和神秘的氣息。
          阿楷心想:「好個晶瑩剔透的小美人!」也在同時,心中浮現了昨夜和韻華的溫柔纏綿,暗暗心驚怎幺會這幺快就和韻華發生了親密關系。雖然從韻華進學校的第一天起阿楷就喜歡上了她,但也是疼愛的多,情愛的少,平常時候阿楷總像是個大哥哥,處處幫著她。
          看在小晴的眼里,不免有些吃味兒,兩人感情雖然甜甜蜜蜜,卻也為這件事吵了不少次,每次都得花上好大的力氣才擺平。為了證明自己對小晴的愛,十八般武藝都使遍了。解釋清楚了還不算完,還要甜言蜜語地哄她,如果情況允許的話,還得好好地服侍她一遍,至頭至尾都弄得舒爽了才算一回合。
          阿楷思忖著:「「床頭吵,床尾合」這句話還真有幾分真實,只是,唉……沒想到我真的做了,將來還有得收拾呢!」轉念又想:「韻華真是個溫柔可人的女孩,平?雌饋砟俏奈撵o靜的樣子,柔柔美美的,脾氣又好,不像小晴,有時候……」
          突然,「喂!看什幺看!沒看過美女呀?」小晴說完似笑非笑地輕輕噘著嘴──這是最令阿楷動心著迷的表情。
          「有……有!只是啊……沒有看到過這幺美的!拱⒖睦锿瑫r想著兩個人,和一份歉意。于是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補償小晴。
          「那……看美女之外,上課也要專心喲!」小晴最喜歡兩個人有相互勉勵的感覺。盡管當初在聯考的時候因為一時粗心失利而落到私立學校來,但骨子里著實是個用功向上的女孩。
          「嗯!那……一起加油吧!」阿楷露出男孩堅定的神情之后,立刻轉頭盯著黑板聽講。
          小晴這時候卻分了心,因為金黃色的陽光正落在心愛的人身上,成熟中帶著淘氣的個性、剛毅中帶著溫柔的眼神在在令她心動不已,恨不得能夠完完全全地占有他。
          阿楷前面坐的一排都是女生,看著他長長的睫毛眨動,覺得那雙只準看她一個人的眼睛,怎幺凈往別的女孩身上招呼,竟然心中頓生醋意?吹桨⒖弊由弦恍K暗紅色的痕跡,疑心一起立時要問,正好阿楷左手舉起,往那痕跡處搔去。這時她才看清楚:「原來是蚊子咬的啊……」
          現在全身成酸性反應的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一個電話也沒的事情,便真的忍不住了,于是開口:「喂……」
          「嗯?」阿楷仍是盯著正前方。
          「你昨天說回去要打電話給人家的……」小晴輕聲地問。
          「啊……對不起……我忘記了說……」阿楷故做鎮定,微微偏頭回答她,眼神不敢接觸太久。
          「哼……那跟誰講電話那幺久!」她質問著,非要弄個明白才能繼續上課。
          「昨天上網找資料,找了一晚上嘛……」阿楷順理成章地編個理由,心里想著:「好險昨天電話拿起來……」
          「好吧,原諒你!拐f完微笑著轉頭回去,右手卻伸出來,打了一個手勢,兩個人于是打了個勾勾。這是他們的暗號。
          隨著時間的轉移,晨曦掃亮了教室;同樣的陽光,也輕輕拂過了韻華熟睡的臉龐。裸睡,是美少女的最愛。韻華一夜溫馨甜蜜,睡得特別酣美。隱約中,她知道阿楷出門上課去了,也知道阿楷溫柔吻她額角,心中喜樂平安,翻了個身,把棉被抱緊了些。細致修長的雙腿正好分夾著棉被,盡頭處那些柔柔的細毛逆著方向半貼在幸福的棉被上。
          說這棉被幸福還不是假的。溫暖的晨曦在韻華的美背上行光合作用,能量加熱著她。半夢半醒之間,嘴角洋溢幸福滿足,昨天夜里哪種趐趐麻麻的感覺絲乎還沒褪盡,隱隱在腿根夾處燃燒。不知什幺時候開始,韻華大腿微微用力,夾緊棉被讓它向自己的方向擠來,圓臀微翹向后挪動,快感竟冉冉升上。
          「嗯……好爽哦……」韻華心里這幺想著。然后纖腰一扭,向棉被壓去,好獲得剩下那一半快感。
          「呼……嗯……真好!」于是她開始蠕動著,金黃色的光束撫摸在她身后每一個凸出的曲線上。背上微微灼熱的感覺,是大自然的疼愛;私處微微灼熱的感覺,是自己細膩的呵護。
          「嗯……嗯……啊……好舒服哦……以前怎幺都沒試過呢?」韻華雖然常常裸睡,但卻是乖乖地躺了就睡。這次情慾之鎖打開后,才意外發現疼愛自己的秘訣。
          「哦……嗯……嗯……嘶……這……是不是就是自慰啊……」
          「好討厭哦……是誰發明這種……話的……這幺……爽的……事情……講得那幺難聽……」韻華好像有點語言潔癖。
          「嗯……哼……」她嬌喘著氣息,雙手摟緊了雪白的大棉被,更把它自己的乳頭上磨動。這幺一來,那兩粒粉嫩的小蓓蕾被她的主人給吵醒了,噘起嘴來,不知是否在抱怨著。韻華加快速度,粉臀輕快地抖動,純粹是個清純頑皮的小姑娘,那模樣討人喜歡。雖然滿臉春意,表情淫蕩已極,但氣息之間卻沒有一點污邪。
          「嗯……喔……這樣……啊……討厭……」心中還來不及想,花瓣間汩汩泌出了熱汁,那棉被一時之間吸吮都來不及!
          一陣暢美過去,韻華半睜開了眼,低頭看了看自己!竿叟……我的size也不小耶……」心想:「這樣看起來還挺美的呢……難怪學長會……」想到這里,滿足地偷笑了一下。
          「咦……這是什幺?」韻華看到乳溝旁一塊淡淡的暗紅色痕跡,一時還想不起什幺時候弄傷的。但下半身熱潮未褪,貪戀著那酣暢的況味,于是翻身,伏騎在棉被上。
          盡興馳騁的她,私處傳來的一陣陣的快感開始麻痹她的思緒,讓她無法思考,現在的她只想要更多、更多、更多。小蠻腰扭呀扭的,在床上滾過來滾過去,讓金黃色的光束愛撫過她的全身、懷中的棉被磨擠著敏感的肌膚?旄欣鄯e得愈來愈多,挪動的速度愈來愈快,把整個床單都弄亂弄皺了。
          忽然她明白那塊暗紅色痕跡了:「啊……那是……學長吸人家……弄的……哦……在人家身上留下那種記號……種草莓……真……好那個哦……」
          想到這里,臉紅了起來,「哦……啊……啊……」埋頭伏在棉被上,悶喊了一聲,感覺自己下面一片濕熱,達到高潮。
          這幺一弄,下面濕黏成了一片,香汗夾背淋漓。
          「啊~~」韻華打了個哈欠起身,雙臂抬舉在頭頂會合,伸了個懶腰,贊這甜美的早晨。手放下之后,頓覺不妙,原來昨天晚上玩過了頭,睡覺都忘了拉窗簾。遠遠看對面上下兩層樓里似有人影晃動,但也不能確定,心想糟糕:「這下可好,便宜了別人……算了,別想這幺多,先洗個澡吧!」于是拉起窗簾,就往浴室走去。
          到了浴室,第一件事就是照鏡子,正如阿楷所料。
          「早安!華妹,我去上課了。微波爐里有準備好的三明治,只要50秒就好羅!楷!
          韻華看到這里,心中一陣甜蜜,感動不已!缸蛱炷菢,學長一定很累,這幺早起還幫我準備早餐,真好!下次啊,我一定要比他早起,也弄個拿手的!故值街,把紙條收在小玻璃柜中,不讓水氣弄濕了字跡。
          扭開水龍頭,水花從頭頂灑下,洗滌著、按摩著韻華。對她來說,這不只是全新的一天。
         。ㄈ
          深夜里,小房間傳來男女歡愛的聲音。
          「來,翻過來!拱⒖f。
          小晴于是帶著媚淫淫的笑容翻過了身,趴好在床上,雙臂摟好枕頭,好把腋下騰出空間來讓阿楷能把手臂穿入她胸前。雙腿呈倒V字形打開,迎接著情郎的疼愛。
          「要進去羅……」他提槍上馬,順著濕滑溫暖的凹處滑入。那小穴像有魔力似地將龜頭吸入,「啊……好爽……」兩人同時呼了出聲。阿楷把頭貼在她左頰上,兩人眼神交換,會心一笑。阿楷隨即擺動腰部開始沖刺。
          「啊……啊……好舒服哦……哦……嗯……」小晴口里叫著春,屁股還隨著節奏扭擺。阿楷心頭一樂,想著:「好個小騷貨,看我不整治你才怪!」于是左手握住小晴左乳,兩個指頭刻意夾捻著乳頭。右手則把她的頭發撥開輕輕抓握,露出粉紅的耳朵,伸出舌頭就往里面舔。
          「呀……啊……哦……你討厭啦……哦……哦……我受不了了……」這是她的開關,被阿楷這幺一舔,全身一緊,下面穴兒一顫,灑出了淋漓的熱湯。
          可是阿楷卻沒這幺輕易放過她,感覺到那股熱流的同時,便把強力的抽送改成向內頂磨,想把她送上歡樂的天堂。
          「爽不爽?小美人兒?呼~」阿楷說完就在小晴耳畔吹氣,底下鷄巴棍猛攪,弄得小晴渾身那股搔癢勁兒不知何處發泄才好,只想用力喊出來:「啊……老公……啊……好……好爽哦……爽……爽死人家了啦~啊……啊……」
          「喲!小寶貝,你怎幺啦?」他故意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怎幺這幺濕?是不是尿床啦?」阿楷有意調侃她。
          「你……你壞……喔……喔……人家不……要了……啦……」奇怪的是,她嘴上每責備一句,心里頭就多甜蜜一分。更奇怪的是,她多責備一句,阿楷就多「處罰」他一分:「到底是要……還是……不要?」看著伏在自己身子下的美麗女孩,阿楷也有點撐不住的感覺。只是心想,今晚可要把她給調教個好,于是戰力源源不絕。
          「廢話……當然是……不……要……喔……啊……啊……」小晴喊著。
          「真的……」阿楷右手伸到她小腹下面,往里面一撈,抓到了她敏感的小蓓蕾,愣是那幺一揉,小晴身體的反應馬上就證明了事實:「啊……哎……哎……討……厭……你欺負我……哦……」
          「要不要?」阿楷定要她投降。
          「啊……不……不……要……哦……不要……不要停……啦……」小晴瞇著眼睛叫喊著。阿楷于是撐起身子來,拉長了每一次抽出和每一次插入的距離和力道。心里突然想到物理學里面的「W=FxS」,驕傲地想著:「原來老二長的好處就在這里,只要力量夠,作的「功」自然多很多呢!」得意之處,運棍更加起勁。
          「好啊……小色女……原來是……不要停啊……」阿楷這下可樂了。
          「對……對啦……哥哥……老公……好老公……我的好哥哥……」小晴開始撒嬌起來,臉上盡是春意,「用力……對……就是那里……快……快干……快干我……那……里……」每次只要聽到從小晴口中說出干這個字,阿楷就樂得不得了!心想:生平最爽的事情,就是聽到女孩子在床上叫「爽」!」
          「妹妹,可是這樣的伏地挺身,不是很標準耶……」阿楷調皮。
          「我不管!只要……只要能把我……干到爽的……就……就是……標準!」小晴豁出去了。
          阿楷聽到自己的女友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鷄巴一硬,差點沒噴出來。搞了這一夜,心里著實想要一個暢美的發泄。于是把雙腿各向外跨開,然后兩個膝蓋向里面并攏,變成了他夾抱著小晴。
          小晴并攏的美腿讓圓潤挺翹的屁股夾得更緊,而她肥美的兩瓣嫩唇,又更緊緊地夾住了阿楷的肉棒。
          這樣的多重享受,讓兩個人都爽得要死。
          小晴則更進一步地發浪起來,側著臉努力吸吮著后面阿楷送來的舌頭。她上面也吸,下面也吸,因為她知道,阿楷最喜歡用這個姿勢射精了。
          于是心想要和他一起達到高潮,暗暗運起勁來,把小腹收緊,臀部輕夾,好讓穴里的肌肉能夠更加按摩著阿楷的大肉棒。疼愛情郎之心,無微不至。
          然而她這樣做,也不是只有一個人便宜,這事兒總是兩個巴掌才拍得響。夾得緊,摩擦的快感更是加倍上升。
          「啊……好妹妹……你……你……哦……我好……舒服啊……哥哥……要疼死你……愛你好不好……喔……」阿楷快要忍不住了。
          「好……好……當然好……我愛你……哥哥……你可以射了……快點射……射給我……快……射到我里面來……」小晴向心愛的男人討著陽精。
          這一下子,整個房間肉拍肉的「啪!啪!」聲不絕于耳,還更加響亮起來!
          「啊哎……妹妹……我……我要……射了……喔……」阿楷在崩潰邊緣,小晴卻先她幾秒進入高潮,「!……呀!啊……」嫩穴兒深處突然緊緊吸住阿楷龜頭,阿楷于是趴在小晴身上,死命抵緊她,在她耳邊悶吼一聲:「哦……」他的陽精在小晴淫穴兒的吸吮之下,激射怒爆而出!火熱的精液燙得小晴差點就要昏了過去。
          「哦、哦、哦……」阿楷一吼一炮泄射濃精,「嗯、嗯、嗯……」小晴的花蕊則快樂地挨著情郎的愛。
          不知道多久后,兩人才從高潮中悠悠地緩過氣來。
          門外隱約聽得有人走動,隔壁墻也有人聲,阿楷知道大概是隔壁房的學姊的動作。心想:「每次我和小晴做完之后不久,學姊就會跑出來上廁所……嗯……有問題!巩吘姑琅趹,一時之間也沒多想什幺。
          回過神來,阿楷首先開口說話,「……你這個小狐貍精呀,我差點要被你給吸乾了!」
          「哪有!」小晴害羞地笑著辯駁!高說沒有?」阿楷說!溉思夷……那里……只是……正常反應嘛!……」她臉頰上紅潮還沒褪去,花瓣兒似的粉嫩膚觸,讓阿楷愛不釋口,輕輕地吻著。
          過一會兒,小晴調皮起來,穴兒內輕輕蠕動起來,一夾一放,弄著彼此都癢癢的,心頭甜絲絲的。阿楷縮小到半軟的陰莖慢慢地滑了出來,兩個人都「啊」了出來,因為等會兒那小弟弟滑出來的時候,就有得好清理了。
          「啊……快想辦法啦!」小晴哭笑不得地撒嬌著。
          「沒關系,換張床單就好了」阿楷才舍不得放開她呢!只是顧著吻她。
          果然,一會兒之后,小阿楷溜了出來,順著勢從洞口向下掃到她敏感的小豆豆上。小晴叫了聲「哦」,之后小倆口齊聲「!」因為從嫩穴里流出來好多熱熱的液體,流在兩個人私處的縫隙里。阿楷調皮地趁著這股濕潤,和小晴胡擠一通。小晴也不甘示弱,和他瞎磨一氣。
          兩個人翻過身來,阿楷從后面側抱著她。手上握著她柔軟的乳房,在小晴耳邊說:「今天把它們壓壞了……」語氣中頗有憐愛之意,說著便揉了起來。
          「那……你還不想點補救辦法?」小晴嘻皮笑臉的。
          阿楷知道她的心思,隨即把她躺平,翻到身上,然后一手握一球,逕自輕揉簇擠,還伸出舌來舔弄著兩個小櫻桃。
          「喔……你……你要干嘛……」小晴以為她又要來:「你……你要……負責哦……」
          「嗄?不會吧!我們今天晚上已經……你還不夠嗎?」阿楷有點怕了,因為今夜已經足足大戰了三個回合。
          「子夜場都已經過羅,晴兒!拱⒖H昵地說。
          「嗯,對哦!股斐鍪直垡,兩個人摟在一起,小晴說:「我應該要好好疼你,對不對?要不然把你搞壞了,我可是很心疼的喲!
          「是啊,是!是心疼沒有人弄爽你吧?」阿楷說。
          「哼……那可未必哦!」小晴故意說。
          「哦!果然是狐貍精!終于露出尾巴了!」阿楷說著就往她腰眼搔起癢來。
          小晴尖叫起來,躲避無處,大喊:「不敢了!不敢了……啊……哈哈……救命啊……」
          「真的不敢了?」阿楷手上不松懈。
          「嗯……哈哈……啊……親愛的……老公……大鷄巴哥哥……我不敢了……我……只愛你一個人……只……只給你……一個人干……人家只給你干嘛……」小晴為了討饒,使出撒嬌的功夫。
          阿楷聽了大為感動,于是立刻停手,抱緊她。兩個人一陣熱吻之后,小晴窩在阿楷懷里,房間里只剩下兩個人平靜的呼吸。阿楷摟著她的手則是輕輕地撫摸她的肌膚,讓她慢慢享受歡愛后的馀韻。很快地,小晴就闔上眼、睡著了。
          阿楷則靜靜地望著天花板,想起剛剛小晴的話:「我只愛你一個人,只給你一個人干……」對于自己的和學妹的出軌,一時間百感交集、思緒復雜。低頭看著胳肢窩里的可愛女孩,伸出另一只手,從額頭往后腦,以小晴最愛的方式,用手指輕輕梳著她的頭發。此時,阿楷的眉頭微蹙,夢鄉中的小晴的嘴角則輕輕地揚起了。
          「我這樣,算是背叛了嗎?」阿楷想:「可是,我對晴兒一點都沒變呀!那為什幺我又對學妹……」他不得不去思考,人的感情是唯一的嗎?是絕對的嗎?只能給一個人的嗎?還是也可以在行有馀力之外多愛一個人呢?
          和小晴的愛,到底是以什幺為基礎為憑據的呢?是瘋狂又美好的性愛嗎?是她那純潔無邪的任性孩子氣呢?還是兩個人在求學路上的晨昏相伴?或者只是基于兩個遠在外地求學的相互照顧而已呢?那這樣,愛情是愛情,還是依賴呢?
          種種疑問,在他心頭起了又落、落了又起。
          阿楷想要上廁所,輕輕起身蓋好棉被不讓晴兒著涼。出去;貋頃r經過學姊的房間門口,聽到里面有「奇怪」的聲音,于是把耳朵靠在門板上想聽聽看。原本也只是好玩而已,沒想到學姊門沒鎖緊,悄然滑開。映入眼簾的竟然是粉腿夾緊電動按摩棒蠕動著青春胴體的學姊……
         。ㄋ模┮股
          「哇哦……原來女孩子自慰起來這幺瘋狂……」除了A片里,從來沒有看過女生自慰的景象。透著門縫,看著肉縫,學姊穴中攪拌著的棒子規律地一圈一圈又一圈地服伺著主人,帶給她快樂。
          阿楷下身熱血奔騰,雖然前不久才和小晴射過,現在卻又無法控制地頂著半天高。方才出來只是為了如廁,只套了件海灘褲,里面什幺都沒有,如果說一般人是搭帳棚,他就是搭蒙古包了。
          「嗡……嗡……嗡……」電動按摩棒發出低頻震動,學姊的兩片陰唇像是要努力地夾著它,卻又好像快要夾不住它了,雙腿開開合合交錯不已。小夜燈下,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晶瑩的汁液順著那凹陷的溝槽留下來,感覺像是一條快樂的小瀑布似的。
          「嗯……哦……嗯……」學姊開始忍不住叫出聲來,阿楷那根肉棒也隨著跳動兩下,「哼……嗯……嗯……呼……」急促的喘息聲連門外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阿楷也忍不住把手伸進褲子里握住肉棒套動了起來,那勃起得有點發痛的肉莖不套動兩下實在難過。
          忽然,學姊翻過身來伏在棉被上,翹屁股夾著的按摩棒差點滑了出來,她小心而且快速地把棒子插進自己的穴里,一切就緒之后,調整強度開關。阿楷看到那電動按摩棒開始發出變換的閃光,而且變換的速度愈來愈快,馬力也比剛才強得多。
          「啊……啊……嗯……啊啊啊……」學姊埋頭在棉被中的用意,原來是可以放心叫床,然而盡管棉被吸收了大部分的聲音,但那嬌嫩淫蕩的喘息聲卻還是傳進阿楷的耳朵中,讓他為之一震。不一會兒,學姊肉穴向后噴出一股陰精,整個人再也支撐不住趴倒在柔軟的被子上。學姊則把開關轉到最小,輕輕的轉動,讓棒子揉按著嫩穴,享受馀韻。
          微光中,阿楷看著學姊散亂的長發披在白嫩的背上肩上,更顯得嫵媚誘人。這樣的一個夜晚,奇妙的滋味在心頭蕩漾著,阿楷真有一股沖動想要上床抱住學姊好好地沖她一下。
          阿楷以為整個宿舍里,這樣就寧靜了;厣襁^來,才發現除了一間的學弟不在,另一位學姊的房中傳出了肉擊之聲,調笑與歡樂的喘息聲一陣一陣地。這該死的房東,連門都舍不得用好一點的,心想自己和小晴做愛時的聲音恐怕都被人聽光光了。租到這樣的房子,真不知是好是壞?
          回頭看看門縫中的這位學姊,似乎又有動作。一次不夠,又要再來一次的樣子。然而這回有點不同,學姊轉了個角度,奇怪的是這角度學姊直把整個秘地朝著阿楷來,似乎有意要他看個清楚;剡^神來,才知道學姊已經發現他了。
          阿楷正不知所措不知要不要離開時,學姊出聲了:「喂……阿楷……」然后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進來。
          「好吧……打蛇隨棍上……將計就計!拱⒖南,于是進去,順手把門鎖上。
          「你鎖門干嘛呀……」學姊嬌聲地問,嘴角揚著笑意,讓開床的一半給他。
          「鎖門是禮貌!」阿楷說。
          「哦?那你剛才偷看人家就禮貌了?」
          「是你沒把門鎖好,陷我于不義,失禮在先!拱⒖崔q。
          「是是是,好阿楷,那……我跟你賠罪羅……」說著吻在阿楷臉頰上。
          阿楷心想,現在女孩子真是主動,面對自己的情慾,毫不掩飾地追求,時代真是改變了。思想之間,學姊已經翻身壓上阿楷,盡情索吻。阿楷也毫不謙讓,吸吮著平常只能看不能動的美麗女孩。
          阿楷伸手抱住她,撫摸學姊的美背,想著這距離剛才還如此遙遠,現在卻伸手可及。
          學姊則性急地伸手要脫阿楷的褲子,阿楷也隨他去,兩手回到前面來握住豐盈的雙乳或輕或重地揉捏著它們。學姊全身光溜溜地,滑嫩的肌膚在阿楷身上挲磨,往后退去,還用自己的雙乳夾著阿楷的擎天肉柱,阿楷從來也沒看過這樣的淫娃,心里暗叫了聲:「好!」突然覺得全身血液都要往龜頭集中,忍不住順著深邃的乳溝挺動老二,把個陰囊貼死在學姊的趐乳上。
          那滑滑膩膩的感覺,讓阿楷終于忍不住放開喉嚨長嘆一聲,呼出丹田真氣。心想:「難怪啊,無數英雄競折腰,只不過人家的腰是向前折,我是向后折,恨不得把腰挺斷了……」
          正出神處,學姊放開兩個乳球,阿楷正想一看,冷不防地,學姊立刻用兩片柔唇含住那怒拔的肉柱子。嘴唇正好銜在龜頭外緣,小舌頭則緩緩地蜷覆在那敏感神經交集的彈頭上。而且一伸一縮地,每一次出招都是用「卷」的,非要繞個七、八圈才縮回去。每一次掃過,就有無限快感,這次的感覺還沒退下,下一波攻勢又起。
          學姊也不吞口水,整個嘴里含著溫潤的汁液,加上靈舌出洞,比起平常做愛時候對著穴兒猛插簡直爽上十倍、百倍。學姊嘴里的口水滿了,就讓它流出來,順著大半截在外的莖干流下來,流到阿楷的卵蛋上,再由學姊的纖纖巧手承接、涂抹、輕輕揉握。
          怪的是,學姊也不多吞入一點,就只吸住龜頭,了不起多那幺一二分。另一只手也不握住陰莖套弄輔助,反而伸手在阿楷下腹部游移輕輕愛撫。阿楷只覺得快感一直累積,好像很想射精,卻又射不出來,好幾次好像達到了頂峰,卻又還可以更高些。
          學姊一手撫摸陰囊,一手搔弄阿楷小腹,所到之處,一陣麻癢,小腹短暫痛快地抖動抽,瞬間即過,稍息又來。心里想著:「今夜簡直享盡人間艷福!從來也不知道口交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弄得人要死不活的……難道這就是欲仙欲死的境界嗎?」
          在兩回合舌上功夫,學姊突然口中吸力陡增,向下吞入整根肉棒,整個龜頭直抵咽喉深處。一般情況女孩子早就要嘔,學姊卻用吞咽的動作,讓整個喉嚨産生蠕動和擠壓的效果,一吸一夾地想要鎖住龜頭。
          阿楷從沒遇到這種狠招:「好姊姊……我……喔……天哪……我快要受不了了……」
          學姊聽了之后似乎很高興,眼神盈滿了笑意,眼角彎彎向上揚的樣子又清純又可人,剎時間看得癡了。然而學姊卻不放過口中的「站立品」,持續使出「鎖喉功」。只不過這回改成緩緩吐出,快快吸入,而且深入淺出,甚至把九淺一深用在阿楷的身上。
          吞吐幾十次之后,學姊抬起頭來說:「想射了嗎?」
          「嗯……」阿楷脫力似地點頭。
          「那……待會兒……我怎幺辦呢?」學姊笑問。
          「我……我……我不知道……如果可以……小生……愿意……效命……」現在的他似乎多說一個字都沒力氣。
          「嘻嘻……那……你就放輕松吧……想射,就射出來哦!」說完,學姊便再次把阿楷吞入,讓他的核子彈頭頂住自己的上顎后緣,使出吞咽的絕技,整個口腔吸得死緊。這次改成九深一淺,吸放之際滋滋有聲。學姊右手掌心蓋住阿楷丹田處,左手中指按住他屁眼,手掌則握住兩個球一擠一放。
          阿楷靈光一現想起學姊說的放輕松,于是快感急遽高升,如登仙境。突然忍受不住,雙腿一緊,夾住了學姊的小蠻腰。學姊意識到阿楷要不行了,于是用力一吸,阿楷馬眼怒張,正對著學姊的食道射出了整夜逼存的濃精。
          「哦!……哦……哦……我射……射了……啊……」一句話沒說完,「哦!……哦……哦……啊……停不……下……來……哼……」學姊又再吸吮,「哦!……哦……哦……我會……死……啊……啊……」阿楷分九次把精液灌入學姊喉嚨,這當兒哪會記得幾次,是學姊有意識地分三回,每回三次地吸吮整個男根。最后一次停住十幾秒才放開,所有燙熱的白漿都成了她的宵夜。
          阿楷暈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才悠悠轉醒。
          天亮了,醒來時,才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小晴身邊。衣服褲子都和去上廁所時一樣,心中正疑慮時,小晴也醒來了:「喂……你昨天踩到人家的腳了啦……」
          「有嗎?對不起哦……」心想,有嗎?不記得呀。
          「哼,不是一次是踩了兩三次呢!」小晴抱怨。
          「那……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每一個「對不起」都吻在小晴耳畔。
          「對不起就算啦?人家要實際的補償……嘻……」說完伸手進阿楷褲襠。
          「喔……你這個小色晴……不過……今天不行了……」阿楷真的是很累、很累,覺得昨天真的很累,更累的是想不透到底是真是假。
          女友、學妹和學姐全肏翻啦 !

        上一篇:銷魂初夜 下一篇:逃學威龍
        欧洲无码亚洲AV一品道
        <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