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

        無法自拔的淫蕩妻姐

        首頁  »  無法自拔的淫蕩妻姐
        上一篇:美麗女醫師 下一篇:激情廚房

             舒琴面無表情的躺著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絲不掛的身軀正在做著活塞運動。這個不是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劉濤。舒琴知道劉濤在看著她,所以她不敢露出半點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爾下體的快感讓她稍微皺著眉頭。

          但是她的身體出賣了她,下體泛濫的淫水,證明著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內心的糾結和內疚讓她不敢表露出半點的瘋狂。她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這個男人,因爲她一開始就喜歡這個外表溫柔帥氣,內心瘋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掙扎,她心里自欺欺人的騙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
          舒琴在自己小學5年級的時候,爸媽又給她生了一個小妹——舒婷。因爲年齡差了有歲,所以已經有點懂事的舒琴從小就對小妹疼愛有加。
          舒琴大學畢業后,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黃凱。因爲舒琴有這靚麗的外表,加上當時大學畢業生算是比較稀有的,加上公務員的工作,所以對于老公也是精挑細選。最后選擇黃凱,主要方面還是因爲他有錢。黃凱比舒琴大1 7歲,當時他4 3歲,舒琴2 6,可以說兩個都是正當年。
          結婚后一切安逸,他們有一雙兒女,可以說非常圓滿的家庭。但是歲月催人老,年過去了。盡管舒琴再怎麼保養,歲月也總是無情的在她臉上身上留下痕跡。而男人的審美疲勞,也讓黃凱在外面又養了一個小的。此時的黃凱已經家大業大,自己有點脾氣,雖然舒琴知道老公外遇,卻無能爲力,又礙于面子也不敢張揚,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的。
          今年妹妹結婚,年齡也是26了,看著滿面紅妝的妹妹,舒琴想起當年出嫁的情景。
          妹夫劉濤是舒婷的大學同校同學,同學加上在同一個城市,自然而然成了一對。大學畢業后,雙雙被舒琴安排進去了政府部門工作,當然除了找關系,錢也是用了不少。工作兩年后,一切都很穩定,就籌備著結婚,一切按照著計劃進行著。
          舒琴第一次見到劉濤時,就對他印象很好,禮貌,帥氣,又青春,比起自己的老公,都可以做他的父親了。當然她并沒有什麼非分之想,只是純粹的爲妹妹開心。
          但是劉濤并不這麼認爲,第一次見到舒琴時,他被她成熟的韻味加上美麗的氣質深深的吸引了。雖然舒婷也很漂亮,但是從小被嬌生慣養著,總是一副長不大的樣子,主要是平平胸部,一副沒有發育的樣子。和舒婷做愛的時候,有時候劉濤想著的下身是舒琴,因爲姐妹兩還是有幾分相像。對于舒琴的幻想,劉濤從不曾斷過。
          劉濤結婚后半年,單位組織去外地培訓,實際上就是變相的游玩。因爲舒婷懷孕,考慮到舟車勞頓,也就沒去。 舒琴和劉濤剛還有了一起出去的機會。
          去了武夷山,一切安排妥當后,劉濤就約舒琴出去逛逛,舒琴也沒有怎麼多想,就去了。同事們之間也沒有什麼非議,畢竟是親戚。
          出去逛了一圈后,兩個人都挺累的,就在旁邊公園找了一個地方坐著。聊著天。主要還是聊了一些家庭的瑣事。劉濤其實自己舒琴老公外遇的事,很多事紙包不住火的。所以劉濤想著問起一些舒琴和她老公的事,說起這些舒琴明顯有點心不在焉,畢竟自己沒有底氣,只是應付著。劉濤見機就大膽的問了一些更深入的問題。
          “姐,你那時懷孕的時候,姐夫都怎麼解決的”
          劉濤想著自己媳婦懷孕,或許應該找點切入點問一些房內事。
          “!”
          舒琴此時臉一紅,有點不知所措,因爲劉濤的問題太突然了。
          “就是你懷孕的時候,姐夫要是忍不住,他自己都怎麼弄。不是說三個月后就可以正常行房嗎?小婷都不讓我碰她!”
          劉濤又更加清楚的說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
          舒琴小聲的回答著,對于突如其來的問題,她明顯準備不足。
          “大姐,我本來是想趁這次出來,出去找小姐暫時解決一下,但是又覺得不是很好!”
          劉濤說得越來越大膽,而舒琴心也跳動得非常厲害。
          舒琴的老公其實很久沒碰她了,有時候她自己想的時候,就趁洗澡的時候,用噴蓮頭狠狠的挫幾下,女人越是到這個年紀需求就越大,有時候她也想著到外面找鴨解決一下。
          這種想法只是存在于她某個瞬間,說出來更是不可能的事,她沒想到妹夫竟然能說得那麼自然。
          “當然不行了,那種臟!”
          舒琴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就隨便說了一下。
          “那你說怎麼辦?”
          劉濤接著發問問得舒琴無法招架只能沈默,就這樣他們沈默了很久。而舒琴已經是心煩意亂,她感覺到此時下身已經開始有了感覺。對于這個比自己小十歲的男人挑拌,她沒有任何辦法。
          在舒琴胡思亂想的時候,劉濤站起來,拉起了舒琴的手,舒琴木訥的跟著劉濤,而劉濤的手就一直牽著她。她不知道他們要去哪,也許她自己已經想到了,但是她逼迫自己不去想,但是臉上的紅潮又出賣了她。
          劉濤邊走邊看著她,他知道今天必有收獲。他們來到一家四星級酒店,劉濤徑直走進去開了一間鍾點房,此時的舒琴就一直默默的站在一旁。    來到房間,一切是那麼的安靜,一進門劉濤就抱住了舒琴,舒琴沒有掙扎,唯一掙扎的是她自己的心。
          因爲她此時是渴望的。
          “姐,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
          劉濤在她耳邊說的,舒琴以前就知道劉濤看她的眼神有所不同,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種情況、“一直以前我也沒有勇氣跟你說,直到今天,我們才有單獨的機會,無論今后如何,姐,給我吧。”
          劉濤用感情博得舒琴的心,他知道此時的她硬來,舒琴會同意,但是他不想這樣,或者更是想爲了以后著想。舒琴一直默認著,劉濤也沒有再說什麼,拉著舒琴到床上,然后開始幫她解開衣裳,安靜的環境讓劉濤脫去每一件衣服的聲音都那麼的明顯。
          劉濤脫去舒琴的內褲,發現內褲上面已經濕了一塊,劉濤欣喜萬分。劉濤三兩下就脫去了自己的衣褲,不像剛剛那麼溫柔。他們躺在床上,舒琴像一具冰冷的尸體,一動不動。此時她所有的力氣都在抑制自己的情緒,但她知道自己抑制不住。劉濤從頭開始親,親嘴的時候,舒琴嘴巴也是一動不動。劉濤舌頭挑開了她的嘴巴,舌頭沒有什麼阻力的饒了進去。舒琴的舌頭稍微動了一下,碰到了劉濤的舌頭時,她身體像觸電了一樣震了一下。但是她又控制住了,把舌頭收緊。
          劉濤親了差不多,自己也受不了這日月遐想的身體,提槍就開始進攻,因爲水分完全充足,所以非常順利的就進去了。舒琴面無表情的躺著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絲不掛的身軀正在做著活塞運動。這個不是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劉濤。舒琴知道劉濤在看著她,所以她不敢露出半點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爾下體的快感讓她稍微皺著眉頭。但是她的身體出賣了她,下體泛濫的淫水,證明著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內心的糾結和內疚讓她不敢表露出半點的瘋狂。
          她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這個男人,因爲她一開始就喜歡這個外表溫柔帥氣,內心瘋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掙扎,她心里自欺欺人的騙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但是內心卻總不由自己的想著眼前這個小自己歲的壯年,是自己的妹夫,越是這樣的刺激,就讓下身的快感越強烈,終于,舒琴叫了幾聲,她高潮了。
          這不是她人生的第一個高潮,確實她人生最快到的一個高潮。過后沒多久,劉濤也沖刺了幾下,也到達了瓶頸。
          “姐舒服嗎?”
          劉濤手一邊圈著舒琴的奶頭,一邊問。舒琴的C奶,雖然有點下垂,但是比起自己老婆的小山坡,魅力更是無窮。舒琴不敢回答他,但是她內心已經回答了一萬遍,舒服。
          這是她近幾年來,最舒服的一次享受,見舒琴沒反應,劉濤接著問:“要不一起洗個澡吧!”
          “不了,你先去洗吧!”
          這是舒琴這近一個小時來,說的第一句話。劉濤聽完也只能自己進去浴室里洗澡了。劉濤洗完澡出來,舒琴已經穿好了衣服,她只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液體,主要還是擔心自己洗了澡回去,同住的同事會起疑心。他們一起回去了下榻的酒店,一路無話。
          接下去幾天,舒琴都有意的回避著劉濤,雖然她心里渴望著能再瘋狂一次,但是那晚回去酒店后她就有點后怕,想著自己的孩子丈夫,還有自己的妹妹,她有一種罪惡感。而一到晚上,劉濤就約舒琴出去走走,當然目的只有一個,但是舒琴都找各種理由拒絕了。
          直到最后一天,劉濤跟她說,最后一晚了,也得出去買點土特産回去。在劉濤的反覆勸說下,她終于答應了。
          出門前她還不自覺的噴了香水,即使她知道劉濤不懷好意,但是她卻有點心甘情愿,最后她甚至聽到了心里一個聲音再說:“反正是最后一天了,何不再瘋狂一次!”
          他們出來直接打的到了那天開房的酒店,一進客房,舒琴就端了姿態說:“這是我們最后一次,我們不能……”。
          還沒等舒琴說完,劉濤的嘴已經封上了她的嘴唇,趁著她的舌頭還來不及收回去,劉濤拚命的吸吮著它。舒琴此時也動情了,什麼罪惡感都拋到腦后了,嘴里的刺激讓她全身每一寸肌膚都想要著眼前這位壯年的愛撫。
          “姐這兩天我都想死你了!”
          劉濤邊親邊說著,舒琴閉著眼睛默默享受著。不知不覺兩個人已經都一絲不掛了,劉濤因爲憋了好幾天了,也顧不得什麼,提槍就上。舒琴的小穴里已經泛濫成災。劉濤知道她心里壓抑著,但是身體還是非?释玫降。他不去戳穿她,他要慢慢征服她。
          舒琴其實也壓抑了好幾天,一下釋放出來,身體也沒有第一次那麼緊繃了,松懈的身體,比起第一次更享受了劉濤的每一次沖擊,不久高潮就來了。她也不顧自己的矜持,叫了幾聲。劉濤當然沒有那麼快放過他。畢竟他也擔心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之前他就吃了半顆的藥,想要一次徹底征服她。
          劉濤拔出肉棒,又開始一陣調情,然后等到舒琴恢復了一下,又一次與她結合,就這樣個多小時,搞到舒琴三次高潮。一場淋漓盡致的性愛,徹底把舒琴的防線打垮了。結束過后,她才不再自欺欺人,她才接受了自己已經愛上自己妹夫的事實。
          外地回去后,一切都如從前,舒琴恢復正常生活的同時,不斷的收到劉濤的短信,而舒琴都是看完就刪。劉濤打電話來,她也都不接。每當心理有了動搖,一看到自己的孩子,她就想到爲了這個家她不能這麼墮落下去。
          心理的糾結終于在一件事過后有了很大的動搖。有一天她去老公公司拿東西,在門口看到老公開著車進來,車里坐著一個女的。女的沒有自己漂亮,但是比自己年輕。
          她沒有戳穿他們,回家后,她就想,既然老公都不顧這個家,那她又何必在那做無所謂的掙扎,爲何不趁年輕多出去瘋狂幾年,何況眼下有一個現成的。特別是在深夜孤枕難眠的時候,她總想起劉濤那溫柔的眼神和有力的身軀,甚至想到讓她自己手淫起來,直至高潮。
          舒琴仍然不回短信,不接電話,只是對劉濤發來的短信她會多加留意,特別是調情的短信她總是看的心花怒放。就在劉濤以爲希望淼茫的時候,機會出現了。那是他們出差回來快一個月的時候了,剛好舒琴的媽媽過生日,邀大家去娘家吃飯。
          劉濤知道舒琴肯定會去,于是星期五晚上就攜著舒婷去了娘家。隔天一早,舒琴也帶著兒女們就來了,因爲她老公說公司忙,得晚上有空,與其在家呆著不如一早去陪陪父母。當然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劉濤他們已經在家了。
          在家里難免有碰頭的時候,劉濤比起舒琴要自然得多,舒琴越是刻意去回避,就越是暴露出她在意。吃過午飯,舒琴爸媽帶著自己的外孫們出去逛街買東西,舒婷習慣午睡,家里剩下劉濤和舒琴兩個人。
          舒琴爲了避免尷尬就跑去陽臺洗洗衣服。
          劉濤本在玩電腦,看到自己老婆已經熟睡了,就起身到了陽臺,從后面抱住舒琴。此時的心不在焉的舒琴明顯被嚇了一跳,但是她有順了順情緒。
          “你瘋了,等會被人看到!”舒琴看了看周圍。
          “姐,我想死你了!”劉濤說。
          “快放開!”舒琴用屁股頂了一下劉濤,發現后面的劉濤已經一柱擎天。
          劉濤想了想怕驚動了妻子,就放開了,然后跟舒琴說:“姐我先回我家等你!你一定要來哦。”
          劉濤說完對這舒琴笑了一下。然后穿上鞋子出去了。
          舒琴聽到關門聲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剛剛那一霎那心里的底線已經崩潰了,多少天來,她不斷的想著自己妹夫的身軀,就在剛剛,那麼熟悉的身軀又差點占有了。她想,如果剛剛劉濤要是失去理智直接在陽臺上要了自己,自己也不會多做掙扎的,她已經被自己的妹夫征服了。
          在曬完最后一件衣服后,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腳步了,她也換上了鞋,機會是半跑步的速度下了樓,到樓下攔了一輛出租車,奔向妹妹家。此時的她已經無法受自己的控制,內心的渴望和身體的需求,讓她徹底失控。
          終于到了妹妹家門口,她毫不猶豫的敲了門,劉濤似乎已經等在門口一樣,馬上就開門了。 一進門舒琴就奔進劉濤的壞里,眼淚不自覺的涌出眼眶。
          “你這壞人,爲什麼是我,爲什麼來招惹我!”舒琴一邊哭著,一邊拍打著劉濤的背。
          劉濤捧起舒琴的頭,溫柔的擦拭著她的眼淚:“對不起!”緊接著用嘴唇輕拭去她的淚痕。
          劉濤看著舒琴的眼睛,這次舒琴沒有轉開,而是和他直視著。
          “我愛你!”劉濤開口說。
          舒琴看著劉濤的眼睛,看出了那份真誠,看到了那已經許久沒有看到的純真,她好似回到了年輕的時候,于是她也情不自禁的說:“我也愛你”
          然后兩個人陷入了瘋狂的接吻,他們從玄關一直吻到了臥室,就在自己的妹妹家,她和自己的妹夫茍且在了床上,這個床還是自己和妹妹去買的,在她買的時候,萬分沒想到她會在這張床上做愛,而且是和自己的妹夫。
          他們三兩下就脫光了所有的衣服,此時的舒琴才真正完整的欣賞到了劉濤的身體。劉濤不胖,甚至有點瘦,但是卻更襯托出他此時勃起的陰莖的雄偉。劉濤知道自己已經征服了她,所以他慢慢的調情,舒琴身上每一寸肌膚他都沒放過,甚至到了腳趾頭。當然他最愛的還是那對他老婆沒有的胸。
          劉濤瘋狂的吸吮著舒琴的雙乳,而舒琴此刻下體已經泛濫成災,她已經受不了劉濤的挑逗,主動的抓住劉濤的肉棒,往自己的下身送。劉濤對于這個舉動有點嚇到,沒想到姐姐那麼主動,但是他還是配合著,一下就進去了。劉濤一邊慢慢的抽動著,一邊去尋找舒琴的嘴巴,然后上下體都交織在一起,不能自拔。完事之后,兩個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滿足,他們躺在床上互相愛撫著。
          “姐,我要是早生幾年就好了,我就可以娶你!”劉濤說。
          舒琴看著劉濤說:“我總覺得有點對不起我妹妹!”
          “沒事的,我們不說她不會知道的,再說,我們做的時候,這些什麼愧疚感早就應該已經拋到九霄云外了吧!”劉濤笑著說。
          “你真壞,早就預謀好的吧!”舒琴也笑了起來。
          “嗯,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就預謀好了!”劉濤說。
          然后兩個人又情不自禁的吻在了一塊,然后趁著時間還早,就又做了一次。
          接下去一切都順利成章了,由于劉濤老婆懷孕肚子大轉身不方便,于是就搬去了娘家住幾個月,而這幾個里,劉濤和舒琴在家里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他們愛的痕跡。有時候中午下班想念對方了,還會相約去酒店來上一兩炮再去上班。
          而他們關系一直保持著,至今沒人發現。

        上一篇:美麗女醫師 下一篇:激情廚房
        欧洲无码亚洲AV一品道
        <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