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

        絕色少婦教師的赤裸欲望

        首頁  »  絕色少婦教師的赤裸欲望

           第一章 低調一點都不行

         
          “請問,你有房有車嗎?”
         
          “我才回國,暫時沒有。”
         
          “你有存款?”
         
          “我才回國,暫時沒有。”
         
          “你說你是海歸?那你在哪家世界五百強的公司工作呢?”
         
          “我才回國,暫時沒有工作……”
         
          “你好,我想我們可以結束相親了。”
         
          “……”
         
          午后兩點的太陽很毒,樹上吱哇亂叫的知了讓人心煩氣躁。
         
          林晨抬頭望了望這人山人海的相親公園,撇了撇嘴,不禁拿出一款極為普通的國產手機,撥通了上面唯一的電話號碼。
         
          “喂喂,晴姐,我發現你的方法很不靠譜啊!雖說我想過普通人的生活,但你卻硬要我來參加這什么萬人相親大會,這是一個極其錯誤的做法!那些女孩一個個現實得不得了,我低調一下,說自己沒房沒車沒錢,她們完全不給我機會啊!”
         
          聽筒對面傳來了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
         
          接著,一個成熟嫵媚的聲音應道:
         
          “你真笨!姐是怎么交代的?現在的女孩,你不能說他們現實啊。試問你什么都沒有,又怎么奢望她們跟你呢?
         
          這一次,聽姐的!你再去相幾個,到時候她們再問起這些問題,你就如實回答!華夏國內的女孩子,喜歡直白的人!”
         
          “如實回答?你確定?”
         
          林晨皺了皺眉。
         
          “當然確定!只要你實話實說,我敢打賭女孩子們絕對會蜂擁而上!當然,你要注意分寸。就這樣了,我還有事!”
         
          啪!
         
          電話掛斷了。
         
          林晨盯著手機,不禁咒罵道:該死的晴姐,原來是在戲弄我!要是我將家底報出來,恐怕這里所有的女孩子都認為我該去精神病院了!
         
          他本是傭兵之王,個人傭兵榜上排名第一。在地下世界里,他被人稱之為殺神!
         
          不過,長時間的傭兵生涯,實在讓人厭倦。加上那件事的發生,他對那槍林彈雨的生活完全失去了興趣。如果不是晴姐一直鼓勵和調節,恐怕自己早已大開殺戒。
         
          現在他只想體驗一下這花花世界,可現實卻給了他一巴掌。
         
          他姥姥的,我想低調一點,怎么就這么難?正當林晨認為這次相親之旅,完全就是晴姐安排的一場笑話時,忽然,一個溫柔動聽的聲音從他身后驀然傳來。
         
          “HI,你好,我叫葉凝寒,能認識一下你嗎?”
         
          林晨扭頭一看,心跳陡然加速!
         
          細如柳葉的彎眉,水汪汪的大眼,挺翹的鼻梁,一張暗含無限風情的紅唇,成熟嫵媚的波浪卷發,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極品身材……這可是95分以上的頂級美女啊!
         
          更為讓林晨心動不已的是,這美女上圍十分傲人,都快將那薄紗制的短T給撐破了!
         
          這太符合他的審美觀了!
         
          “有空!當然有空!”
         
          “那我們去那邊坐坐吧?”
         
          葉凝寒一邊輕挪玉步,一邊也是暗自打量著林晨。
         
          這小子雖然一身都是廉價的地攤貨,但他劍眉星目,棱角分明,頗有一番電視劇里那些韓國歐巴的氣質,再加上那超過一米八的身高和健碩的身形,形象不錯嘛。
         
          為了擺脫那指腹為婚的后顧之憂……我不得不出來找個臨時老公,這可真難為我啊。希望這小子不像之前那些男人一樣,只是一個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吧!
         
          兩人來到一張木桌前,相對而坐。
         
          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后,為了表現得和尋常女子一樣,葉凝寒直接進入了正題。
         
          “你有沒有房呢?”
         
          林晨本想繼續低調,但他念頭一轉,忽然生出了一個主意。
         
          雖然他自認為很有魅力,但被這樣極品的美女主動搭訕,明顯有些蹊蹺。于是,他決定用另外一種方法來回答。
         
          只見他一本正經道:“我在歐洲有八處別墅,在美洲有五處,唯獨在華夏國還沒有購買住房。”
         
          葉凝寒明顯愣了一愣。
         
          好家伙,吹起牛皮來眼都不眨的!
         
          你要是有這種身家,還需要跑到這種萬人相親大會來嗎?
         
          葉凝寒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那你有車嗎?”
         
          “有啊!都在我別墅里呢,而且平時我不怎么開,因為太惹人注目了。我還有坦克飛機呢,這些一般都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才會用到。”
         
          葉凝寒的臉色已經有些微變了。
         
          不過她身份特殊,經歷頗多,基本的定力還是有的。即使這家伙滿嘴跑火車,她還是一笑置之。
         
          “噢?想不到你這么厲害啊。那請問你究竟有多少存款呢?聽你的口氣,你要不是豪門大少,就是有亞裔血統的某國皇室成員了?”
         
          “哎,說起我的存款就很不舒服!我的錢,都被我姐管著呢,她怕我亂花錢,所以存款的具體數字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不會低于一億美金吧。”
         
          一億?還是美金?你怎么不說你有數百億后代子孫呢!
         
          葉凝寒心中腹黑道,臉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最后,她耐著性子,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
         
          “那你回國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以后會做什么工作呢?”
         
          “我以前的工作啊……我常年混跡于世界各地,只要有人愿意出錢,出的錢多,我就會去完成他們的委托任務。要說我這職業的名字……應該叫做雇傭兵吧!我在這一行的名聲很響亮的噢,我偷偷告訴你一個人哈,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我很低調的!
         
          他們一般稱呼我為……【殺神】!
         
          但我厭倦那種生活了,所以以后我會找個正兒八經的工作,能夠養家,能夠糊口,只要普通,我就心滿意足了。”
         
          葉凝寒直勾勾地望著林晨,片刻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嘿,你可真逗呢。好吧,我也實話告訴你,其實呢,我是華夏最神秘、最強大的特工組織的頭頭,你也要為我保密噢,我也很低調的!”
         
          哈哈哈!
         
          這美女很對我胃口,我很欣賞你!
         
          今天,不枉此行!
         
          第二章 史上最快的閃婚!
         
          烈日當空,陽光毒辣。
         
          葉凝寒在問出那幾個基本的相親問題后,已是與林晨足足對視了有五分鐘。
         
          這五分鐘里,兩人四目相對,面帶微笑,都在心底嘲笑對方之前所說的話。
         
          一個自吹是代號為【殺神】的頂級傭兵,一個則是自稱為華夏特工頭頭,若是被外人知道,肯定會大肆嘲笑兩人。
         
          殺神碰上特工?不是小說,就是幻想。
         
          片刻后,僵局被葉凝寒打破。
         
          她抿嘴一笑,心里做了某個決定,說道:
         
          “我不知道你的感情觀是怎樣的,反正我是很直接的。”
         
          葉凝寒一句話,讓林晨心底頓時冒出一股難以抑制的欲火!
         
          直接?
         
          哥就喜歡直接的人!難道這就是國內的首次艷遇嗎?雖然這美女主動找上門來,用意不明,但若是能和她一夜歡欣,到也不錯!
         
          噢,呸呸呸,我是來找老婆的!不能有這種猥瑣的思想!
         
          “我也是個很直接的人。畢竟在國外呆得久了,可能和國人感情觀有點差異吧。我覺得吧,人生苦短,就該直來直去!遇到喜歡的人,就該大膽表白,努力追求!”
         
          葉凝寒開心地笑了,像一朵盛開的玫瑰,美麗中仿佛又帶著危險的尖刺。
         
          “經過剛才的交流,我對你很有好感,那不如……”
         
          林晨心中竊喜,隨口應道:
         
          “那不如,我們就從此刻開始交往吧!”
         
          誰知葉凝寒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看得林晨眉頭一皺。
         
          難道我理解錯了?
         
          就在林晨準備開口詢問一番時,葉凝寒的下一句話,讓他目瞪口呆!
         
          “呵,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們對彼此都很有感覺,那……我們就閃婚吧!”
         
          閃……閃婚?
         
          林晨腦中一片空白。
         
          這幸福來得太快了吧!
         
          他在桌底下,使勁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疼痛的感覺傳入大腦,他這才相信這不是在做夢。
         
          天上真的會掉餡餅啊,還是一塊甜到我心底的餡餅?
         
          “我沒聽錯吧?你要與我閃婚?我們才認識十分鐘?”林晨不確定地問道。
         
          “嗯!你沒聽錯。我認為,你和我很有緣分,能在這茫茫人海中相遇,是上天的安排。雖然這話有點俗氣,但我一向直來直去,希望你能理解。
         
          人生苦短,既然有意,為何不及時抓住?
         
          我一個小女子都這樣大膽表白了,難道你一個大男人還要扭扭捏捏猶豫不決嗎?”
         
          葉凝寒眼中現出一抹失望,林晨輕易地捕捉到了對方眼神的變化。
         
          我勒個去!
         
          這美女相當豪放啊!我喜歡!
         
          “說得好!我一個大男人,肯定要果斷!好吧,我決定了,我們閃婚!不知我們什么時候去扯證呢?”
         
          “現在!”
         
          葉凝寒斬釘截鐵,眼中是一份不可動搖的堅定。
         
          現在?
         
          好吧,葉凝寒,我已經開始喜歡上你了!
         
          兩個小時后。
         
          林晨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中的結婚證。
         
          上面印著他和葉凝寒的名字和寸照,一時之間,他竟是驚喜得有點失神。
         
          這就婚了?的確是婚了!
         
          我沒有昏,我是結婚了!
         
          我還以為這美女是鬧著玩的,結果沒想到她真把我帶到民政局,還扯證了?這……美女到底想做什么?莫非我林晨時來運轉,桃花運爆棚了?
         
          “老婆!哈哈哈,想不到我林晨回國沒幾天,就找到了摯愛的老婆,老天誠不欺我啊!”
         
          說完,深受歐美文化影響的林晨,便欲沖上來抱著葉凝寒獻上激吻。但不料自己的老婆卻是用了一股巧勁地將他立刻推走。
         
          怎么?
         
          都扯證了,這老婆還不讓我親親摟摟?
         
          忽然,林晨察覺到了葉凝寒眼中現出一抹難以道明的神情。
         
          “這位先生……”
         
          先生?
         
          我的閃婚老婆不稱呼我為“老公”,卻稱呼我為“先生”?
         
          天下果然沒有免費的午餐。
         
          從大驚到大喜,再到現在,林晨似乎明白了一些東西。
         
          他定了定神,眼神忽然犀利起來。
         
          在剛才的萬人相親大會上,這美女是主動搭訕,而且兩人認識時間加起來都不超過一個小時。雖說自己身為一代傭兵之王,根本不懼那些小打小鬧的陰謀詭計,但這個美女與我閃婚,肯定是另有所圖!
         
          果然。
         
          “這位先生,很高興能與你成為了夫妻。但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是特工,有任務的,不能被任何人打攪。所以,這幾個月只好委屈你帶著【已婚男士】的身份了,F在,我們就此分別吧。”
         
          就此分別?
         
          林晨興奮的心完全鎮靜了下來。
         
          他不動聲色道:“老婆,你的意思是……從今往后,只能你聯系我,不能我聯系你?你看重的,只是這張結婚證?”
         
          葉凝寒抿嘴一笑,道:“是的。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我倆下次見面,就是離婚之時。”
         
          望著葉凝寒那頗具深意的笑容,林晨點了點頭,應道:
         
          “好吧,即是這樣,我也不勉強你,你走吧。”
         
          葉凝寒詫異地看著這閃婚而來的老公。
         
          咦?這男人如此平靜?如此甚好,我還以為要費點力氣,才能擺脫他呢。
         
          不過,葉凝寒畢竟是女人,好奇心是她的天性。
         
          “你……不問問我的聯系方式?”
         
          “問了也沒用,我知道的,你走吧。不過我要提醒你,我們分別的時間,不會太長。下次再見面時,我們可能就會同居噢。老婆啊,你信不信,緣分這東西有時候是甩都甩不掉的!”林晨神秘一笑。
         
          “呵,你還真是一個有趣的人,比我之前遇到過的男人都有趣的多!短時間內,你我若能再次相遇,我說不定真會給你一個相處的機會噢。不過現在嘛……再見!”
         
          說完,葉凝寒轉身就走,腳下微微一用力,穿著高跟鞋的她,竟是比運動健將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
         
          望著葉凝寒漸漸消失的曼妙背影,林晨摸了摸鼻頭,啞然失笑道:
         
          “這婚結得還真奇葩!不過……老婆大人啊,你就以為我找不到你嗎?”
         
          林晨嘴角一彎,待到葉凝寒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之中,這才朝著她離去的方向疾奔而去……
         
          第三章 老婆身手不錯!
         
          在離開民政局后,葉凝寒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繞了好幾個圈子,在確認已經將那男人甩掉之后,這才打的來到了天海市南郊的好吃街。
         
          好吃街位于三環路以外,從地理位置上看,已經屬于城郊,但這條街上的小吃實在太過美味,從早到晚,這里的人都是絡繹不絕,熱鬧非凡。
         
          七拐八彎后,葉凝寒來到了一家肥腸店前。
         
          進入小店后,她選擇了一個靠窗的座位,然后點了一份小菜和一份招牌火爆肥腸。
         
          此時。
         
          在確認老婆大人似乎要在這里享受美食后,一直跟在葉凝寒身后的林晨微微一笑,快速地潛到了這家小店的后巷。
         
          他左右環顧一番,發現后巷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他縱身一躍,爬到了小店的屋頂。接著他雙腿勾住房梁,將身子朝后一揚,倒掛在了一扇窗戶之上。
         
          借著窗口,他將小店內的一切盡收眼底。
         
          林晨剛剛擺好這個架勢,一個可疑的現象便出現了:
         
          這小店的服務員看似漫不經心地從葉凝寒的身邊經過,褲兜里卻忽然掉出了一張被揉得皺巴巴的紙團。
         
          葉凝寒捋了捋自己的波浪長發,不動聲色地挪了挪自己的位置,正好挪到了那張紙團的旁邊。
         
          隨后,葉凝寒做出一副不經意的模樣,身子往旁邊一倒,就想順勢將那紙團撿起……
         
          嗯?老婆和這服務員認識?這服務員丟的紙團里有什么秘密?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用紙團這原始的通訊手法?
         
          老婆行事有點別具一格啊。
         
          思索間,一雙寬大的手掌,卻是忽然將葉凝寒的手臂快速扶住。
         
          “嘿,美女,一個人嗎?要不要陪哥去零點酒吧玩一玩啊?”
         
          這道聲音十分粗獷,小店里的顧客抬眼一望,頓時紛紛扭過頭去,不敢再去瞧這聲音的主人。
         
          這可是好吃街有名的惡霸混混毛三!
         
          毛三圓臉圓身,個頭不小,兩眼早已鎖定在了葉凝寒的胸前。那好色的眼光,讓林晨眉頭一皺。
         
          倒掛在屋后的他頓時火冒三丈!
         
          罵了隔壁的!
         
          老子連自家老婆的手都還沒牽過,你這胖子就伸出咸豬手了!叔叔可忍,嬸嬸不能忍!
         
          給你一個教訓!
         
          此時,有些激動的林晨摸出一根隨身帶著的牙簽。他剛想動手,但下一刻卻停下了動作。
         
          視線中的老婆大人已是快速地將那紙團撿起,并且,看似不費力地抬了抬胳膊肘。
         
          咚!
         
          一聲悶響后,毛三捂著自己的下巴,疼得說不出話來!
         
          在葉凝寒的那一肘下,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
         
          我的乖乖,我這老婆看似是不小心碰到了這個胖子,但那甩肘的動作……很有力道啊。
         
          我的老婆,身手不錯!
         
          而此時的毛三已是怒氣大作,他舉起右手,竟是要朝葉凝寒的臉上甩去?
         
          我去!敢打我老婆?
         
          林晨雙眼微瞇,閃電般拋出了手中的牙簽。那根牙簽,正好刺在了毛三的腳脖子上。他一個踉蹌,當眾表演了一次平沙落雁式。
         
          毛三單手撐地,高聲叫道:
         
          “我草!誰?誰偷襲我?有種你給老子站出來!別特么地在背后放冷槍!”
         
          他從地面上艱難爬起,四處張望一番,可是小店里的客人都是縮著身子,根本不敢與他對視。而眼前的女人也是一副驚恐的模樣,貌似也不是她偷襲自己?
         
          毛三低下頭一看,便瞧見了那根入體三分的牙簽?
         
          他朝著店里的顧客大喝一聲:
         
          “好,很好!你們這些人裝高手是不是,今天看來是不想出這店了,是吧?有本事出手,沒本事承認?小弟們,給老子進來!”
         
          話音剛落,跟在毛三身后的幾個地痞流氓立刻氣勢洶洶地沖了進來,嚇得小店里的那些顧客渾身顫抖不止。
         
          “哪個混蛋敢惹我們三哥!找死!”
         
          店老板一見毛三要在這擁擠的小店里打架了,于是趕緊出來打了個圓場:
         
          “三哥,別動手啊,我這里是小本經營,經不起折騰啊!”
         
          “給老子滾!”
         
          毛三大手一揮,便將店老板推了出去。那個丟下紙團的服務員捏了捏拳頭,眉頭一皺剛想動手,卻是發現葉凝寒給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暫時不要出手。
         
          “把卷簾門給老子拉下來!老子今天要來個關門打狗!”
         
          一聲令下后,一個混混立刻將卷簾門拉了下來,店內頓時變得陰暗了不少。
         
          還在店內的食客們,驟然見到這兇險的架勢后,也是紛紛哀求,希望能夠平安出去。但這些混混對他們的話充耳不聞。
         
          領頭的毛三,則是冷眼盯著葉凝寒,狠辣說道:“這店里有個人會點功夫,你們挨個查!揪出來后直接廢了他的手!這個女人不要動,收拾完這些人后,我們再來和她好好地玩一玩!”
         
          店內光線不佳,葉凝寒與那服務員對視一眼,都瞧出了對方眼中的不忿。
         
          葉凝寒輕輕地點了點頭,那名服務員和她已是雙雙握緊了拳頭。
         
          店外的林晨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
         
          看樣子我老婆要出手了!難道……我老婆真是特工?有意思!
         
          毛三以為葉凝寒就是一個普通女人,所以將她列為了第一個動手的對象。他帶著一抹陰冷的笑容,快速沖了過來,試圖在第一時間抱住葉凝寒。
         
          就在此時,葉凝寒將自己的短裙朝上一拉,緊接著抬起右腿,一個側踢直接將撲來的毛三踹倒在地,那鋒利的高跟鞋更是扎進了毛三的小腿里,讓他發出了殺豬似的慘叫聲。
         
          望著這火爆的場景,林晨不禁啞然失笑道:
         
          “老婆啊,打架的時候動作別太大嘛,會走光的!”
         
          接下來,店里想起了乒乒乓乓的打斗聲。葉凝寒和那名服務員如下山猛虎一樣,三下五除二就將這幾個混混全部收拾完畢。
         
          片刻后,卷簾門被重新打開。
         
          葉凝寒滿面春風地從店里走了出來。除了身上有一些灰塵外,屁事沒有。
         
          而毛三與那幾個小混混,則是橫七豎八趟了一地,嘴里嗷嚎不斷。
         
          她露出一個人蓄無害的笑容,揚長而去……
         
          第四章 我也想摸摸你的胸肌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南一環路邊上,坐落著一間規模不大,但人氣異;鸨木瓢。
         
          它的名字叫做……零點酒吧。
         
          這酒吧在天海市運營了十五年之久,資歷在眾多酒吧里首屈一指。毫不夸張地說,這家酒吧堪稱天海市第一酒吧。
         
          它的正中是一個碩大的舞池,而在四周則是布置了許多精致的卡座。另外,它的二樓都是獨立包間,設計頗為新穎,是年輕男女放縱自己的首選地點。
         
          從肥腸小店拿到那張紙團后,葉凝寒獨自一人打的來到了這里的203包間。
         
          此時,包間里早已坐著兩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兩女容貌上佳、身材極好,倏一見到葉凝寒,立刻起身恭敬道:
         
          “葉大隊長,特工云姍和肖蕓向您報道!”
         
          葉凝寒點了點頭,那溫柔干練的都市麗人氣質早已褪去。
         
          在天海市臥底近兩年,她終于等來了強力的幫手。
         
          她將那張從肥腸店取來的紙團打開,遞到了云姍和肖蕓的面前:
         
          “我們接受的是一個長期而艱苦的任務,你們要做好充足的思想準備。
         
          那件丟失的國寶,就在云山集團里!而且,云山集團表面上是華夏的超級商界航母,但實際上它卻是一個跨國犯罪機構,我們的任務便是……將它連根拔起!
         
          我已經在云山集團臥底了快兩年的時間,雖說利用組織提供的人脈與機會,職位從一個小職員做到了副總裁,但我仍然是一無所獲!組織派你倆來,正好解決我分身乏術的困境。
         
          從今天開始,你們一定要步步為營,穩扎穩打,聽從我的指揮。云山集團的董事長喬云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貍,我們在挖出他的底細之前,絕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
         
          明天,你倆就去銷售部應聘,我已經安排好了。
         
          這是小王從好吃街那些混混口中套出來的情報。情報上說,要想找到那件丟失的國寶,要想動搖喬云山在天海市的基礎,就必須想方設法與零點酒吧的老板搭上關系!
         
          這家零點酒吧的老板不是一般人,與云山集團關系密切,我們要常來這里走動,也許會有驚喜出現。”
         
          云姍和肖蕓點了點頭,炯炯有神的雙眼,也讓葉凝寒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隨后,云姍摸出一個打火機,將那紙團徹底燒毀。
         
          “葉隊,現在已是21世紀,高科技的通訊手段層出不窮,我們為何還要使用這種原始的通訊手法?”
         
          此話一出,葉凝寒也不禁眉頭深鎖。
         
          “這樣說吧,雖然我們的任務是絕密級,但我們的電話很可能會遭到監聽!老大懷疑組織里出現了內鬼!我們的行蹤和身份都是絕密,絕不能被任何人知曉!所以,這種最原始的聯絡方法,也許更能保證我們的安全!”
         
          “明白了!”云姍和肖蕓表情肅穆,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擔。
         
          “對了,葉隊,我聽首長說過,這次任務結束后,他就會為你完婚?聽說您的未婚夫是京城的豪門大少,您結婚之后,說不定可以光榮地從組織退休了呢。在此,我倆先恭喜你了!”
         
          葉凝寒眼角跳了跳,腦中閃過一個惱人的身影。
         
          不過,她早已有對策。
         
          今天下午,她已經與一個陌生男人閃婚了!就那時開始,自己便是一個有婦之夫!誰也不能再強迫自己嫁給一個不喜歡的男人!
         
          回過神來后,她微笑說道:“你們的確要恭喜我,因為就在剛剛,我已經將我的結婚證郵寄回去了!我的確嫁人了,但對象不是那個紈绔!”
         
          兩女頓時驚詫莫名……
         
          另外一邊。
         
          擁有超強追蹤能力的林晨,自然不會被自己的老婆大人甩掉。
         
          此時的他,早已在零點酒吧的大廳舞池旁選了一個角落邊上的卡座。接著,他點了一瓶價格適中的芝華士,一個人氣定神閑地獨自飲酒。
         
          望著203包間的門口,林晨不禁自語道:
         
          “我這老婆還真是出人意料。這種酒吧,魚龍混雜,治安也不太好,她還真敢來呢。不過,這里美女如云,我要不要搭訕一個呢?”
         
          在過去那段刀口舔血的日子里,林晨每完成一個九死一生的任務后,都會來酒吧放縱一下。不然的話,他很可能會陷在那些駭人的殺戮回憶中,永遠也無法擺脫出來。
         
          思索間。
         
          “帥哥,你是一個人嗎?”
         
          林晨一愣,扭頭一看,發現一個濃妝艷抹的年輕女人,正笑盈盈地看著自己。
         
          因為已是盛夏天,這女人上半身就掛著一截抹胸,香肩與肚擠都毫無遮攔地暴露在外。她的下身穿著一條只有十來公分長的超短黑褲,再搭配上一雙透明水晶高跟涼鞋,風情無限。
         
          今天日子不錯啊!
         
          “你好,美女,我這里沒人。”
         
          “呵,我很想喝酒,你能請我喝嗎?”
         
          “美女相約,當然可以。”
         
          林晨微微一笑,讓開了一個身位。這風情萬種的妙齡女郎順勢坐到了他的身邊。
         
          “我們只是單純地喝酒呢,還是喝完之后,會有其他的娛樂節目?”林晨壞笑道。
         
          “哎呀,帥哥,你可真心急呢。我都還沒開始喝呢……當然了,如果你能把我喝高興了,我們可以換地方玩玩。”
         
          說完,這女人拋來一個暗含深意的媚眼,讓林晨頓時來了興致。
         
          幾杯酒下肚后,林晨也是更加奔放,而美女的動作也越來越大。她一邊拿著玻璃杯,一邊則是情不自禁地將手伸到了林晨的胸前。
         
          “哇!帥哥你胸肌好發達呢!”
         
          “這不公平啊,來而不往非禮也!”
         
          林晨壞壞一笑,作勢就要將手放到這美女的胸前。
         
          正在此時。
         
          美女的媚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陰謀得逞般的冷笑。
         
          “還想吃老娘豆腐?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模樣!一身地攤貨,湊夠了幾百塊來這里買瓶最普通的洋酒,就異想天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水哥,有人想非禮我呢!”
         
          第五章 我也是個講道理的人!
         
          話音剛落,林晨背后的卡座里,忽然站起了三個虎背熊腰的大漢。
         
          領頭的大漢左臉上,有著一道猙獰的傷疤,他嘴角一挑,帶著另外兩個漢子慢悠悠地走到了林晨的跟前。
         
          林晨抬眼一瞧,瞬間明白了。
         
          這美女顯然是個托啊!
         
          現在這社會,有酒托,有菜托,甚至還有醫托,這美女顯然是個專門詐騙的托。
         
          她故意接近自己,然后誣告自己非禮了她,接下來她肯定會索要精神損失費等費用,狠狠地敲詐自己一筆。
         
          哎,色字頭上一把刀。
         
          果不其然。
         
          “小子,你敢非禮我女朋友?膽子不小嘛。”
         
          刀疤臉一屁股坐了下來,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他身邊的兩個小弟則是耀武揚威地喝道:
         
          “臭小子,本來我們水哥可以一拳把你撂倒,給嫂子狠狠地出一口惡氣。但水哥說了,出來混,要講道理!既然你非禮了我們嫂子,如果識相點,拿五千塊出來作為精神損失費,我們就原諒你!”
         
          林晨雙手環抱于胸前,似笑非笑道:
         
          “噢?我非禮你們嫂子了?你們把話說反了吧。她剛剛摸了我的胸,是她非禮我了!既然你們要講道理,那就按照你們的規矩,賠償給我五千塊吧!
         
          我大人不計小人過,會原諒你們的。”
         
          聞聽此言后,刀疤臉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五千塊,可以買你平安,別逼我們動手!”
         
          “哎喲,現在這社會還真是世風日下啊。明明是你的女人非禮了我,不但不給我賠償,還要動手打我?呵,今天我心情不錯,才結了婚,不想開葷,我給你們三秒鐘時間……立刻給我滾!”
         
          林晨冷喝一聲,眼里的和善漸漸消逝。
         
          “滾你麻痹!水哥,我們把他夾到后巷去,好好地修理他一番!”
         
          兩個混混各自伸出一手,想要將林晨從座位上提起來。
         
          就當這兩人的手快要觸碰到林晨肩膀的一剎那,他猛然睜大雙眼,左右手同時伸出,緊緊地握住了這兩人的手腕。
         
          咔嚓!
         
          兩混混冷汗急冒,捂著自己的手腕倒在了地上。同時,他倆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此刻正是酒吧的黃金時間,酒吧DJ早將音樂聲音開到了最大,這兩聲慘呼很快就消失在了那震耳欲聾的重金屬聲之中。
         
          水哥一見此景,驀然起身!
         
          好家伙,一個照面,就廢了我的兩個小弟?這人不簡單,單憑我一個人,恐怕下場和那兩人一樣!
         
          好漢不吃眼前虧!
         
          水哥腦中飛速運轉,數秒后,他做出了決定:
         
          “這位兄弟,我有眼不識泰山,請你多多包涵。剛才的事,我代表他們向你道歉!對不起!”
         
          說完,他便欲拉著那濃妝女人和兩個手下離開卡座。
         
          “等等,你挑釁我,這樣就完了?”
         
          水哥停住了腳步,左思右想后,將那女人一把推到了林晨的跟前。
         
          “兄弟,如果你看得上這妞,今晚她就是你的了!”
         
          那濃妝女人也瞧見了林晨的狠辣手段,此時早已嚇得花容失色,臉色一陣慘白。
         
          審時度勢下,她趕緊將自己豐韻的身軀挪到了這男人的眼前,換上了另一幅嘴臉。
         
          “哎喲,帥哥,剛才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啦。你想摸我的胸肌就隨便吧,我不會介意的!”
         
          林晨憋了這女人胸口一眼,淡然笑道:
         
          “不好意思,剛才我還有興趣,現在沒了。我覺得你們道歉的誠意還是不夠。
         
          我也是一個講道理的人——不是要賠償五千嗎?錢拿來撒。”
         
          這小子……還真找我要錢?
         
          水哥難以置信地望了望眼前的臭小子,發現這只是一個生面孔。
         
          能打又怎樣?這酒吧可不是一個小兔崽子可以逞兇的地方!今天我一票都沒有撈到,現在卻要賠給你五千塊?
         
          水哥咬了咬牙,怒火攻心道:
         
          “這位朋友,我不知你是誰,我不自量力得罪了你,還請你及時收手。如果你非要為難我,我也不是吃素的!你別以為,我水哥沒有靠山!”
         
          “呵,你是在威脅我嗎?”
         
          “小子,你別太猖狂了!你知道這是哪里嗎?這是零點酒吧!你想將事情鬧大,我奉陪!”
         
          林晨緩緩起身,眼里滿是不屑。
         
          他本不想和這些混混糾纏不清,但在那些槍林彈雨的日子里,他最恨別人威脅自己!
         
          正當他準備出手時,他的余光瞄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葉凝寒率先從203包間里走了出來,正準備打道回府。林晨不想被她發現,便笑了笑,坐了下來。
         
          “你們走吧。”
         
          水哥愣了一愣,這刺頭竟是要放過自己?濃妝女人一見水哥還在發呆,立刻拖著幾人逃命似的飛奔出了酒吧。
         
          與此同時。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咸濕小說] 回復數字11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零點酒吧二樓最豪華的包間里,打開了一條門縫。通過這條門縫,正好能看見林晨所在的卡座。之前一幕,被這包間里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包間里坐著兩人,一男一女。
         
          男的年紀在四十上下,身材雖然有些臃腫,但眼神卻是十分犀利,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云山集團董事長喬云山!
         
          而那女人則是身穿一套火紅旗袍,像極了一朵在烈火中盛開的妖艷之花,她便是這零點酒吧的主人秦雅。
         
          “這男人身手不錯,可惜來歷不明,無法招攬。”喬云山道。
         
          秦雅的視線只在林晨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扭頭皺眉說道:
         
          “喬叔,我們還是說正事吧。我收到消息,你的云山集團已經被人盯上了!
         
          而且,不但國家有關部門對那東西勢在必得,我還聽說好幾個國際集團也在調兵遣將,準備到天海市來大鬧一番呢。”
         
          喬云山聽到這個消息后并沒有露出太過詫異的表情。他只是抿了抿嘴,將一杯價值不菲的紅酒倒進了嘴里。
         
          “秦雅,這些消息我早就聽說了。如今的天海市是臥虎藏龍,危機四伏。
         
          不過,身為零點酒吧的老板,你只需幫我查出,華夏組織究竟派了哪些人來就行了,其余的我會搞定。至于那些所謂的國際集團……哼,我早有應對之策!”秦雅轉過身來,秀目一睜,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咸濕小說] 回復數字11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頗有興趣道:“莫非……你早已聯系了那些著名的傭兵組織?據我所知,世界上排名前十的傭兵組織此時都忙著在非洲撈金呢,他們會有空來華夏?”“嘿嘿,”喬云山陰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排名第一的【弒神】組織,最近是群龍無首,人心惶惶。非洲那鳥不生蛋的地方,雖然油水很多,但危險也是極大。
         
          他們之中,早有人不想繼續呆在那里了。我聯系了這些人……”
         
          秦雅驚奇道:“弒神出事了?”
         
          “對!他們的頭牌,那個有著殺神之稱的恐怖男人,不知因為什么原因退出了組織!而被他壓住的一些人,便想獨立出來單干!我找的就是這些人!”

        欧洲无码亚洲AV一品道
        <dl id="fptdp"></dl>

        <del id="fptdp"><pre id="fptdp"><listing id="fptdp"></listing></pre></del>
        <i id="fptdp"></i><thead id="fptdp"><form id="fptdp"></form></thead>

              <form id="fptdp"><dl id="fptdp"></dl></form>